熊熊生活小知识 代码 4本很经典的玄幻,节奏感挺好,让人看了不觉得腻烦(好看的节奏快的玄幻)

4本很经典的玄幻,节奏感挺好,让人看了不觉得腻烦(好看的节奏快的玄幻)

  书荒友友们,大家好!又到了日常分享小说的时刻了。我们看小说的目的,就是让心情得到放松。如果你也喜欢这类型的小说,每本都是高分精品。

  4本很经典的玄幻小说,节奏感挺好,让人看了不觉得腻

  第一本:《人鬼仙魔录》

  简介:凡修士所晓,修真、修道、修仙、修法……种种修行,无非为练气修身,而超五界,知万法,识千道,化五行,创法规,掌众生,已达与天同寿,与地共存长生之境。

  入坑指南:

  红色小网迎风变大,刹那间从银色蜈蚣的口中,包裹着张毅四人等,消失不见,就此银色蜈蚣到口的食物被夺。

  眼见食物被这青年人从自己口中夺走,银色蜈蚣火上加火,怒视青年人同时也在打量。

  这突然出现的青年人,实力不弱于自己,蜈蚣不敢贸然出手。

  “你是何人?胆敢管本王的事?”银色蜈蚣试探性的问道。

  “为何要伤四个孩童性命?”青年人眉头微皱,没有回答蜈蚣的话语,而是反问道。

  “这四个小儿残杀本王子孙后辈无数,稍作惩处罢了!”

  “稍作惩罚要将他们吃了吗?”话语落下,青年男子抬手晃动,一把鲜红大刀凭空而显,对准凌空而立的巨大白色蜈蚣斩杀而去。

  “难道就该他们杀本王子孙,本王不该吃他们?”银色蜈蚣冷笑一声,也不示弱,头顶一根触角舞动,带着可冰冻火焰的冰寒气息,与那鲜红大刀撞在一起。

  “噹!”一声金属撞击的响声,宛如晴天霹雳,擦出一道闪电,犹如白昼,声音传出,撞击中的波动,携带二者的法力,一股强大非凡的力量,向着方圆千里的高空,传荡开来。

  幸好在高空之上,否则这番波动下,定会惊动陇京国的潜神存在。

  一击之下,白色蜈蚣毫发无损,青年男子就此收手,并未再次试探。

  “哈!好一个说法!你的子孙如此繁多,且有因果轮回,你已修行千载,懂得天地法规,知晓冥冥天道,难道连这点道理不懂?”青年人出言讽刺,句句流露,就没说出‘你个千年老妖,白活了一世’,这样的直白言辞了。

  “本王修行了千载,自然通晓天道法规,本王为子孙报仇,吃了他们难道有错了?”银色蜈蚣反问而道。

  “你报仇并无不对,但你也要划分出妖凡界限,你以千年修行,去残杀凡夫儿童,此乃有违天道法规,倘若你只是刚入修行的小妖,你报仇杀掉四个孩童,并无对错,此乃符合天道法规!”

  “本王不管那般多,本王有仇必报!”银色蜈蚣气焰十足,不报此仇誓不罢休,若非忌惮青年人,怕是早上去把他撕碎了。

  “休要冥顽不灵,千年修行实属不易,莫要一失足成千古恨!”青年人也一时半刻制服不了蜈蚣,试图感化它,带回上界在做打算。

  不等蜈蚣开口,青年人再次说道:“刚才若非我及时出现,让你杀了四名孩童,从此,你便坠入妖道,此地岂能容你,辛好我及时出现,不曾酿成大错,汝如今还不知悔改,言辞恶毒,还不随我回上界接受教诲,好改过自新,从此走向正途。”

  “可笑,上界之地,本王又岂能不知,若真随你之意,随你去了上界,到那时,本王便是尔等手中的丹药、法宝,运气好点,成为尔等门中的看院妖兽,识相的话赶紧交出四个小儿,然后滚!”银色蜈蚣前身高挺,寒声说出时,周围温度再次下降。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去不去可由你!”说完,青年人的手中灰光闪动,不久,手中出现一把长尺。

  眼见青年人亮出法宝,银色蜈蚣也不落后,摇身一变,银色蜈蚣周围出现数千只小蜈蚣,活灵活现…

  就在二位千钧一发之际,远处的高空之上,传出一声龙啸,来不及二人开始相斗,一位身着奇异的老者,手扶龙头拐杖,周身金光散发,更有七彩光环伴随,凭空出现在了两位的中间。

  见此情形,银色蜈蚣摇身一转,周围的笑蜈蚣霎那消失,同时也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妙龄女子,青年人也收起法宝,两位立即对着老者跪拜下来。

  “小妖见过上仙!”白色蜈蚣化作的女子,看见老者,身体瑟瑟发抖,额头冷汗直冒。

  “在下经仙门下,第二代弟子楚天,见过上仙!”青年男子同样惊畏交加,差点口吃了。

  穿着奇异的老者,带有仿佛可看透三界的双目,看向了那块布满毒虫的小石山。

  不许片刻,老者双目一亮,神色间有少许的激动,并没有理会跪拜中的一人一妖。

  随着老者的目光看去,石块上的毒虫,如梦初醒,从麻木中活跃了起来,各自没入黑暗中,没有多久,石块上的毒虫消失不见。

  一人一妖,跪在地上不敢动弹丝毫,额头露出不少的水珠,细微观察下,可见二人身体微微颤抖,尤其是蜈蚣变成的女子,可听见急促的呼吸声。

  老者转身看向青年人,未见老者有所动作,青年人顿时口干舌燥,一股至高无上,比之他的掌门师尊,强之千百倍的的威压,蓦然汇聚他于一身,如那滔滔不绝的巨浪,宛如实质,拍打他那脆弱不堪的身体,随时都有可能化为齑粉。

  就在青年人承受不住,将要晕厥时,老者有所察觉,收敛自身的境界,四周的威压之感荡然无存。

  老者淡淡的看了一眼跪着青年,未见老者有所动作,一个红色的网包裹着四个孩童,从青年身上飞出,红网消失,四个孩童浮现在老者的眼前。

  “嗯!果真如恩公所说!”老者目光炯炯,盯向眼前四个孩童中的张毅,暗自言语。

  随后单手掐诀,似乎在计算什么,少许时间,老者眉头一皱,摇头的同时暗自言语:“此子,将来有大劫!”

  随后老者伸手一挥,一股能量托扶张毅四人缓缓落地,这才看向下方的石块。

  老者手中的龙头拐杖,化作一把金色长剑,手臂一动,低喝一声,立即金色长剑,宛如一道流星,对着下方的石块一斩而去。

  “嘭!”

  一声巨响,下方的山石碎裂而开,霎那间,周围的温度瞬间升高,荒漠中附近的干枯之物,也立即燃烧起来,山石裂开后,露出一缕金色的火苗,正徐徐燃烧。

  一人一妖察觉到了变化,忍不住向下方看去,瞬间神色大变,却不敢言语。

  “金之圣火,老龙奉阳尊之命,已为你寻得有缘之人,还不融合,更待何时!”老者说完,屈指一弹,一滴晶莹水滴,飞入下方的圣火中。

  随着水滴融入下方的金色火苗,金火似有了灵智,火焰大涨飞入高空,形成小儿模样,对老者略作揖,又金光一闪,变成拇指般大小的金色火苗,来到张毅身旁,消失不见了。

  老者见金火融入张毅体内,金光闪动,出现在张毅身旁,又从自己的手臂上拔下一枚龙鳞,放在了张毅的胸口,消失不见,想来也是一起融合了。

  此行已经圆满,老者也好交差了,将要动身前去复命,却是想到了什么,再次出现在一人一妖的身旁。

  “蜈蚣小妖,你此番为祸不小,本因让你形神俱灭,但老朽念你修行不易,不忍下手,你可愿意将功补过!”老者出现在蜈蚣女妖的身前,开口问道。

  “小妖任凭上仙做主!”蜈蚣女妖向着老者跪拜下来,一副认命的样子。

  “二十年后的今日,你可前去…..”一番指导下,老者消失不见了。

  蜈蚣女妖也收到了老者的点化,回到了她的巢穴之中。

  青年也前往上界复命去了。

4本很经典的玄幻,节奏感挺好,让人看了不觉得腻烦(好看的节奏快的玄幻)插图

  第二本:《雨仙》

  简介:石家村有少年喜雨,机缘巧合之下,习一身雨术,走仁心之道,过人生三境,千锤百炼降万恶。

  入坑指南:

  仙界联盟蓝云宗内,随着蓝问榑洞府破开的一声巨响,众人纷纷出来围观。都知,蓝宗主终于出关了。

  拂去衣上灰尘,换上一身宗主衣袍,蓝宗主此刻感觉到自己问鼎巅峰修为的波动,仰天大笑。

  此刻若是再碰见那邪王,绝对落不了下风,自己的天道轮回道已成,有种直觉能一锏干翻整个邪王殿……

  想不到那金丹婆婆在这灵丹中藏了她毕生的道心,轮回道心。蓝宗主这么长时间以来,深深陷入了顿悟之中。

  历经如此之久,才明悟了这轮回道,此道心堪称世间罕有,比当初石辰的仁心道心还要罕见,恐怕这才是真正的道心至宝。

  如此一来,自己还要去名都街再寻那金丹婆婆,一来感谢赐予道心之恩,二来询问一下金丹婆婆的身世来历,请来蓝云宗一同修道。

  大步走出洞府,看着被自己毁去了的洞府,一挥衣袖,“轮回道!”将这洞府又重新构建起来,比之前更加崭新。

  洞府外,各派系长老弟子早已云集于此,等候蓝宗主出关多时。

  “恭喜宗主出关!”所有弟子都一拜行礼。

  “哈哈哈……好……”蓝宗主看着一如既往地大好宗门,爽快道。

  只是此刻感受到人群中一股问鼎巅峰的气息,不明觉厉。看向那气息来源之处,看见了两个何止熟悉的人,这不是冥王跟冥宫主吗?冥宫主不是被四大宗主联手杀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还有冥王父女为何出现在此?

  蓝宗主心生疑惑,往地上一踏,瞬息就来到了冥王跟前不到一丈处。凝重的看着冥王跟冥紫懿还有身边的石琼石辰蓝梓芊等人。

  “冥王,你为何在此?你也问鼎巅峰了?”蓝宗主问道,一头雾水。

  “拜见蓝宗主,我跟女儿已经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了,希望蓝宗主允许我父女二人再次恢复仙界宗门修士的身份。”冥王鞠躬而道,这一礼是对自己之前行为的忏悔跟对以后改过自新的坚决。

  “哼!”蓝宗主哼出声来,我仙界宗门岂是你等邪修想进就进,想叛就叛的?

  “石辰拜见宗主。”石辰见蓝宗主不领情,向前一拜道。

  “石辰?你有何高见?”蓝宗主问道,语气缓和了一些,之前冥王宗一事皆由石辰而起,此时石辰的见解自己倒是想听一听。

  “冥王已改过自新,这已是无可厚非。我与冥王这些日子的交流,已经熟知他的决心了。冥王抛去自己不说,单是为整个仙界考虑,就已是人上之人了。如今冥王回来,我仙界联盟又是五宗齐聚,何乐而不为呢?蓝宗主与冥王跺跺脚,那邪王殿也得颤一颤!”石辰为冥王求情道,叽里呱啦一顿说,倒是说到了重点上。

  蓝宗主仔细思考,现在正邪正焦灼,确实是用人之际,冥王若是真能加入仙界联盟,总比去给邪王殿增加战力的好。

  如今石辰又力保冥王,即使冥王信不过,石辰总该能信得过。因为此子甚佳,不论做事还是礼节上,都颇具正义跟稳重的风采。也是自己所看好的新一代蓝云宗天骄,比自己的儿子蓝梓轩还要值得培养。

  “好,冥王既已改过自新,那便依照石辰的意思,五宗齐聚,共讨邪王!”蓝宗主考虑再三,郑重说道。

  由于不解石辰之前所说冥王不为己,为仙界,又特意询问了石辰怎么回事。这才知道了邪王殿在谋划些什么东西。

  释放上古魔神,寻找参商合玉。哼,岂能让你邪王得逞。

  “召集仙界联盟各大宗主,商议共同讨伐邪王殿,破坏邪王阴谋!”蓝宗主宣布。

  不到一日的功夫,蓝云宗大殿上五大宗门又齐聚在了一起。

  蓝宗主将邪王的惊天密谋说与了毅芥,覃易,莲文馨等人。

  几个宗主反应都很强烈,先不说冥王改邪归正的事,就单说邪王的事情,足以震撼人心。

  释放上古魔神?若是邪王真正得逞,那仙界岂不是真的糟糕了。好些的话,被上古魔神统治,若是那上古魔神脾气不好,一股脑杀来杀去,把仙界全部修士杀个底朝天,那就玩完了。

  想到这,几个宗主额头冷汗直冒。

  “蓝宗主,此事该如何解决!”莲文馨宗主问向蓝宗主。

  “依照我的意思,五宗齐聚,共讨邪王殿!”蓝宗主说道。

  “何时动身?”覃易宗主问道。

  “三日后,各位宗主回去准备,三日后齐聚蓝云宗门外,一同进军邪王殿,将邪王殿铲平!”蓝宗主宣布,一来破灭邪王的阴谋,二来为儿子蓝梓轩报仇雪恨。这笔账,早就该跟邪王殿算一算了!

  “好!”几个宗主同时回应道,起身告退了蓝宗主,退出大殿回宗门开始准备。

  武宗土灵根居多,多半用大剑,力道足,作为主力输出。天澜宗仙界独一无二的风灵根宗门,可以作为特殊战力。蓝云宗五花八门,可做中间力量。莲花宗是治疗大宗,可以负责治疗修士,给修士提供持续战力。冥王父女实力更是不容小觑,冥王加蓝宗主定然叫那邪王有来无回。

  五宗齐聚,这股力量倒也不虚那邪王殿。只要排兵布阵到位,铲除邪王殿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石辰也回到洞府内,为三日后讨伐邪王殿做准备。今天帮冥王父女恢复了仙界地位,道心又有所圆润,石辰很开心。

  随着打坐吐纳运转雨神决,修为也出现了松动,这是令石辰最开心的事,半年来,石辰都只是稳固修为,并未精进一二。

  此时随着体内“咔!”一声细微的突破声,修为终于又进了一步。

  元婴三层初期……元婴三层中期……元婴三层后期……元婴三层巅峰大圆满……元婴四层。

  一连突破两层修为,最终稳固在元婴四层。此时若是见到当初追逐自己的化神初期的骨仙,也未尝不能一战。根本用不着躲躲藏藏打游击战术了。

4本很经典的玄幻,节奏感挺好,让人看了不觉得腻烦(好看的节奏快的玄幻)插图1

  第三本:《天心印》

  简介:一物从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我有一方心字印,眼观天下皆好人。 低调修个仙,潇洒入凡尘。证道长生路,假装做个正经人。……

  入坑指南:

  游离瘫坐在地,从佩囊中取出两粒养神丹,一口气服下,然后便运功炼化药力。

  半炷香后,游离睁开眼,顿觉灵台恢复清明,疲敝之感消散一空。忍不住在心中对师父璇玉子吹起了彩虹屁。

  “养神丹按品阶分,顶多算是八品丹药,寻常养神丹哪能补益元神到这种程度?师父的炼丹手段当真不凡!”

  这时,大阵内的雾气渐渐散去,知道混元无极阵即将完成历史使命,游离手持阵牌,念诵咒语,大阵边缘的五根令旗便飞回他手中。

  “这五根令旗可是翟胖用特殊手段炼制的,只要继续补充灵气,便能反复使用,还真是好东西。”

  心中感叹着翟弼清的财大气粗,也暗自庆幸,要不是这家伙不肯死心,还想凭借这个阵法碰运气,看能不能继续守株待兔,困住森林中可能存在的其他中等妖兽,这会儿自己还真是凶多吉少了。

  浓雾彻底散去后,游离刚刚放松下来的心神又紧了起来。

  原来方怀远与那矮道人激斗正酣,方怀远先已受过重伤,此刻明显力竭,正节节败退。

  心荡神驰术的后遗症还在,游离可不敢再乱用了。此时更不敢轻易用传心术联系方怀远,怕分他心,于是只能退而求其次,使用上次对付虎妖的办法,运转传心术,以相对温和的神识冲击手段,去摇撼矮道人的心神。

  正如先前游离所说,那矮道人的真实修为果然在筑基后期,已经温养出先天元神,念识虽还没有完全转化为神识,但神魂强度已非先前那胖子可比。因此,游离的这波神识冲击,除了使他心神恍惚了一下,并未对其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然而,就是这么一下,却无意中给善于抓机会的方怀远,创造出了转守为攻的条件。

  只见他瞅准时机,口诵佶屈聱牙的咒语,眉心骤然飞出一柄匕首也似的利刃,冷不丁地射穿了那矮道人的脑袋。

  方怀远乘机后退数丈,半跪在地,大口喘息。看着那被射穿眉心的矮道人,心里并未有半分放松。

  “鬼鬼祟祟,现身吧。”

  方怀远话刚落音,远处的桦树后面,果然飞来一道黑影。

  游离定睛一看,吃惊不小,那黑影竟是另一个“矮道人”。

  “老夫混迹江湖数十年,为求生存,自问已经足够小心,没想到竟还是被你看出了蛛丝马迹——你是如何识破老夫的替身的?”

  “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方怀远嘴上不肯输阵,心里却后悔不迭。他只是筑基中期修为,尚未达到念识化神的筑基后期,若不是游离及时提醒,怎么可能看出方才那个是替身?

  正因为一直未看出来,刚刚好不容易抓住对方愣神的时机,才会毫不犹豫地祭出自己的杀招,没想到斩杀的却是个替身,非但没能建功,反而暴露了自己的底牌。

  不说,那矮道人的替身术确实十分了得,竟能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游离也只是在发出神识冲击后,才注意其神识反应过于迟钝,明显有悖常理,这才第一时间告知方怀远。

  而那时的方怀远早已祭出了那把名为“孤影”的短刃,想收回也来不及了,所以只能第一时间选择撤退。

  游离仔细打量着对方。眼前的这个真身,严格说来,不能说是“矮道人”了,其人身材虽算不上高大威猛,但也有七尺有余,花白山羊胡,穿一件不甚起眼的黑色直裰和布鞋,走在大街上,简直就是一位其貌不扬的贩夫走卒。

  那人听出了方怀远的焦躁,颇为得意,“你们两个不错了。面对我们三人围杀,还能反杀两个,若非老夫的这门独门替身术,说不定全军覆没都有可能。”

  游离走近方怀远,方怀远顺势将他护在身后,沉声道:

  “对不住了小兄弟,今日你遇到老哥这个天煞孤星,被无辜殃及。若是不幸死在这里,老哥下辈子投胎给你当牛做马,实在不行,当个暖床的丫鬟也无妨。”

  说完,似乎当真在脑补某个画面,然后浑身一哆嗦,竟是一脸的吃了屎的表情。

  游离恨一脚踹这货一个狗吃屎,真是个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家伙。

  “老弟我大好的青春还没开始呢,说什么丧气话。”

  游离说着,朝那人抱拳道:“前辈,晚辈不过是个路人,当真不能网开一面吗?”

  “不能。若放你离开,事情一旦败露,金主也放不了老夫的。”

  “既然如此,那特娘的还能说啥,只能干了呀?”

  方怀远笑道:“那就干他娘的!”

  那人见状,也不客气,直接一个闪身,就出现在后方的游离左近,扬手砍向游离后脑勺。

  游离早有防备,眼见对方一上来就拣自己这个软柿子捏,已经做好不惜耗尽心湖元神的准备,再发动一次心荡神驰术。

  就在这时,那人却半途收手而退,堪堪躲开了一道角度极其刁钻的飞针袭击。然后一脸凝重地看着旁边的方怀远,再没有了先前的气定神闲。

  “当方大爷是空气呢?你大爷的,装孙子原来这么难,爷不装了。”

  方怀远老神在在地说着,手中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五尺来长的伞形法兵。

  见那老者死死盯着自己手中的法兵,方怀远调侃道:“再瞪眼珠子就要掉出来了。”

  那老者直接无视了他的倨傲,而是问道:“这把难道是万化伞?”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方怀远暗运真炁,注入伞中,伞面随即张开,瞬间如乌云压顶一般,将三人覆盖在其中。

  方怀远掐诀念咒,那巨大的伞面便滴溜溜旋转起来。

  咒语念毕,方怀远大喝一声:“分!”然后拉着游离,跳出了伞面的笼罩范围。

  游离看着伞下的老道人,时而捂头躲蹿,时而伸手到处乱摸,表现得疯疯癫癫,痴痴傻傻,分外新奇。

  方怀远解释道:“他这是被困在万化伞中了。可惜,我尚未进入筑基后期,不能将其大炼为本命法兵,现在只是中炼入窍,所以只能困住他半炷香的工夫。”

  游离悠悠道:“半炷香还短?足够那老家伙死几回了吧?”

  方怀远笑道:“不着急,有两句话要先问问他。”

  说着,方怀远双手掐捻出一个十分复杂的指诀,口中诵念有词,随后问道:“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这话听在游离耳中,只是一句寻常言语,但对于困在万化伞中的老道而言,却如晴天惊雷劈在鼓膜上一般,在其心湖中激起惊涛骇浪。

  “并非老夫不想说,而是实在说。”

  老道人的话,只在与万化伞有意念联系的方怀远心中响起,游离作为在场的局外人,是听不到的。

  方怀远冷笑一声,说了一句诛心言语:“你确定我不比那些人更可怕?”

  老道人默不作声。

  方怀远继续道:“既然你已有所猜测,那不妨跟你挑明了。正如你心中有所想,却不敢真去深想的那样,大爷我呀,的确来自万灵阁。”

  “果真如此吗?”老道人喃喃道,言语中满是颓丧之气。

  方怀远仿佛要吐尽隐忍数月的闷气,只想痛打落水狗,接着道:

  “玉龙山又如何?哪怕是整个安西路执牛耳的苍穹派,大爷要拿正眼瞧它们一下,与那只知在池塘里翻壳的王八何异?先前在安西州便已暗示过你们一次,结果倒好,反而让你们以为人善可欺了?”

  “侥幸之心要,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行了。事已至此,我且问你,你们断定本大爷手上有探查金乌石矿储量的法器,才一路追踪过来,是也不是?”

  “是。”

  “看在你回答这么干脆的份上,给你个痛快的?”

  老道人听到这里,脸色煞白,“噗通”一声跪下,磕头求饶起来。

4本很经典的玄幻,节奏感挺好,让人看了不觉得腻烦(好看的节奏快的玄幻)插图2

  第四本:《罗霄山》

  简介:天南大陆,罗霄山脉,被天外坠落的"倾天柱"截为两段。数十万年过去了,世界早已抚平一切创伤。 但 “倾天柱"上遗留的远古文字却又激荡起一场血雨腥风。

  入坑指南:

  “喂,罗凡,你这是干嘛去?”叶紫看见罗凡一言不发向海里走去。

  “我自己再去抓一些。”没办法,人穷志短,焦虑,失眠,久了还可能内分泌失调、虚胖,只好被迫勤劳。何以解忧,唯有钞票,哦——修真界叫灵石!

  “真有你的,行了我只是逗逗你,分你一半,还有,彩蛤壳也值不少钱,都给你,最重要的是彩蛤肉可是无上美味,你得出力!”叶子嘴角上弯扬,眉开眼笑。

  “之前说好了的。水属性的,我不能要!你说说那个彩蛤壳的事。”为了一点点彩珠食言的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你还真不一样,你可想好了,一半的彩珠也有七八十颗,每颗就算十颗下品灵石,也有七八百颗,何况有些年份还不错,加起来应该值个千多灵石哦。要知道我们宗门的筑基期一个月也只能发放百颗下品灵石。”

  “说了不要就不要,别说是下品灵石几百颗,中品上品又如何。”罗凡说得很洒脱。

  “你到是说得轻巧,你见过中品灵石吗,一颗抵百颗下品,七八百颗中品杀人夺宝都很正常了。更别说上品灵石了,一颗上品灵石值百颗中品,万颗下品!”

  “女人,真啰嗦,我问你彩蛤壳的事,你扯那么多干嘛。”

  “你!好吧,彩哈壳可以隔绝神识,百年以下的经过提纯后,是炼制高档修饰服饰很好的添加材料……”

  叶子还没说完,罗凡一拍大腿,脱口而出:“我明白了!怪!你的内衣一定加了这东西是不是……”罗凡突然觉得不对,迎面传来一股杀气

  “我——”叶子差点暴了粗口,脸色通红,杏目怒视,手一会拳一会爪的不断变换。

  “咳,咳,我是说这,这外面的衣服也可以加,还有炼器,对炼器也不错……屏蔽神识,好东西!”罗凡那个语无伦次。

  “对了,叶子,今天的这三千来个壳可以值多少钱?”看着叶子还在冷眼瞪着,罗凡连忙又换了个话题。

  “年份越久的价格越高,五十年以下的,不值钱。五十年的值一颗灵石,然后往上每十年加一颗,比如百年的就值五到六颗;还有千年的,那一般可以进拍卖会了。今天我们抓了上百窝,一窝当中至少有只五十年份以上的,这些就值上百灵石了。”

  “筑基修士在你宗门也一个月才上百灵石……今天随便抓抓就有上千了,那在这里不是很容易就发了。”罗凡现在也知灵石就意味着修炼资源。

  “你说得到太轻巧了,你知道这里离最近的天南大陆有多远吗,少主的那载我们来的那飞行宝物叫灵月飞梭,是中品飞行灵器。光那飞梭就值百万中品灵石也就是上亿下品灵石,它的每个时辰可以飞行上千里,我们足足飞了一个月,而且那飞舟需要用真元或中品灵石驱动……”

  “你说中品灵器值上亿下品灵石?”其他的话罗凡都没听见,但内心巨震,老子的三样宝物可千万别被钱三江这混蛋整丢了。

  空间法宝锁空剪是成长性宝物,目前就已是中品灵器级别,这、这不是无价之宝?

  那火叉遁地梭可是极品灵器……柴刀,似乎老头子唯一在乎过的东西,现在不知级别,它的价值只会比那两件高。

  “好了,你别说了,下海去,现在就去,时间有限,既然我们来了,就别浪费,赶快下海去整起来!”

  “啊……我们做了一整天,你不累?我的真元几乎耗光了,需要休息。”叶紫看到像没事人的罗凡,很是诧异。

  “真元耗光?啊,我还能坚持一会,那你先休息吧。”准确的说,罗凡没觉察到自己的真元有损耗,没法解释也就随口糊弄过去。

  “喂、喂罗凡”叶子刚想提醒罗凡,人已经不见了。

  叶子张着嘴,半天没合拢。这人想发财想疯了,也没带灵石做诱饵、还黑漆漆的就急着下海了。

  黑夜对于罗凡来说不是事,修炼混沌归一诀在八岁的时候就视黑夜如白昼了。

  可他到了海底后,才想到自己忘记找叶子借灵石,这下没饵……回去向叶紫借好象有点丢脸。

  既然彩蛤是对灵气敏感,自己将真元化为一灵力罩不就行了?

  他很自得自己的智商,于是就这样做了。

  他是富人家不知柴米油盐贵,要是换个普通练气期修士,这种大功率灯泡的傻蛋行为,就算在海底不动最多坚持个把时辰真元就会耗光。

  可这货,他没感觉,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周身的穴窍已被混沌归一诀开启已有上百个,普通功法只是部分开启身体经脉、穴窍,而他的功法是全方位的。

  另外普通功法只能吸收灵气,而他还可以从水元素中吸取,所以这种环境下,他基本可以保持消耗与吸收的平衡。

  当他开着大功率灵力灯泡四处游逛时,找彩蛤效的效果无与伦比,他一去方圆百丈的彩蛤都迫不及待的张开壳,甚至有些原本深埋地层中的数百年彩哈都挪了出来。

  罗凡被惊喜到了,挑大个的,不到一个时辰,他的储物袋满了,然后又把小的拿出来,重新挑大个的……。

  罗凡忘了之前他的真元可以使膴膴,幽幽进化的事了。

  没多久,这片海域都要沸腾了,他周边聚集的数量、种类越来越多,一些不知名的水生动物也越来越多……一些沉睡已久的老怪物睁开了。

  当他的储物袋再也装不下时,他傻眼了,在他的周围像是一道鱼的城墙将他围了起来,好在离得比较远。

  有古怪,那些鱼怕我?怕我又围着我干嘛?

  嗯——不对,他觉得突然海底一阵颠动,在他前方百米左右隆起一座小山,海水由于翻起的泥沙变得浑浊。

  等扬沙沉降——一个巨大的彩蛤方圆足有十丈卧槽,这、这得值多少钱!罗凡眼睛都直了。

  后面似乎也不对,回头一看,也在百米之外一座比巨型彩蛤还大数倍黑山——一条巨大的黑章鱼。

  它的八条巨形触脚末端都有水桶粗,还在不断的扭动,上面密密麻麻暗红色的吸盘。

  左侧面一道金光闪电般划过——是一条金色的海豚!

  靠,刚才太投入,又没用神识预警。

  这几个家伙气息强大给他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4本很经典的玄幻,节奏感挺好,让人看了不觉得腻烦(好看的节奏快的玄幻)插图3

  以上小说是小编给大家推荐的,希望书虫们能够喜欢,如有好的意见建议,评论告诉我,我会慢慢改进的,今天推荐就到这里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