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生活小知识 行业 一生(一生所爱)

一生(一生所爱)

1、一生什么的词语

   [ 平安
释义::是指这个人
[ 一过得平平安安。
[ 幸福丶
:是指这个人
[ 吃的好,过的好,有,又有线,不受穷的意思。
万死
[ 成语解释
【拼音】:wàn sǐ yī shēng
【释义】:死的可能极大,活的希望极小。比喻冒生命危险。
【出处】:汉·司马迁《报任少卿书》:“夫人臣出万死不顾
[ 之计,赴公家之难,斯已奇矣。”宋·陆游《晚泊》诗:“身游万死[ 地,路入千峰百嶂中。”
[ 一世 改写[ [ 何
三世情缘,至死不渝,海枯石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天作之合,生死不渝,海誓山盟,百岁之好天荒地老,相濡以沫,比翼双飞,情有独钟,琴瑟之好,

一生(一生所爱)插图

2、《一生》莫泊桑 全文

   ?回到了楼上的卧房里。这青年妇人想起何以前后两次同样回到白杨堡这个心爱的地方竟有很不同的感想。为什么她现在觉得自己受了创伤,为什么这所房子,这个亲切的故乡,一切素来使她心弦颤动的事物,到今天竟使她觉得都是很伤心的?

但是她的眼光忽然落到时钟上了。钟摆下头的那只小蜜蜂始终用同样的迅速而不间断的动作,在那一撮镀金的花上面由左摆到右再由右摆到左。这时候,苒妮突然受着了一阵爱情冲动,使自己望着这套像是有生命的小小机械,这套对她歌唱时间而且如同胸脯一般搏动的小小机械流出眼泪来。

在她和父母拥抱的时候她是显然没有这样受到感动。心弦蕴藏着的神秘真有好些不是任何推理力所能钻透的。

自从结婚以来,她今天是首次单独一人睡在自己的床上,茹梁托词身子疲乏已经使用了另外一间卧房,并且已经商量妥当夫妇俩各有各的卧房。

她费了长久的时间才睡着,首先是她不觉得有一个人靠着她,因此有些诧异,其次是她久已失去了独宿的习惯,最后是那种顽强地压着屋顶的无情北风使得她意乱心烦。

早上,她被一阵映在床上的血红日光照醒了。窗子上的玻璃满盖着霜花,都红得如同整个天空发了火一样。

裹着一件厚的浴衣,她跑着去开了窗子。

一阵干燥刺人的冰凉的轻风吹进了卧房里,用一阵使人流泪的尖锐寒气削着她的皮肤。在一阵满是霞光的天色中央有一个庞大的日轮,金红丰满得像是一副酩酊大醉者的脸从树林子后面显出来。地面满盖着白霜,变成了干燥而坚硬的,在农庄中人的脚底下发出响声。仅仅的一夜之间,白杨树上那些还没有脱尽叶子的树枝现在全是光光的了,在那片荒地后面,显出了那幅点缀着好些白点儿的碧绿海波。

悬铃木和菩提树在风力之下都迅速地落光了叶子。每逢冰凉的风经过一次,那些由于陡然下冻落下的枯叶旋流,如同鸟群似的在风中飞舞。苒妮为了着好了衣裳走到门外,为了找点事情做,她去看左右两边的佃农了。

马尔丁那一家子张开胳膊欢迎她,佃农的妻子吻着她的两颊;随后他们又强迫她喝了一小杯果仁酒。后来她又到了另一个农庄。顾雅尔一家子同样也张开胳膊欢迎她,佃农的妻子在她的耳朵每边都“啄”了也似的吻一下,后来她又不得不喝一小杯覆盆子酒。

以后她回家吃午饭了。

午后像昨天的一样流过,潮气固然没有了,但是代之而起的是寒气。那一周里的空余那些日子都和这两天相似,那一个月里的其余那些周又都和这第一周相似。

然而她对于远方的恋恋不舍之情却渐渐淡了。习惯正像某些水泉在器皿上面沉淀一层石灰质的外衣似的,在她的生活上养成了一种听天安命的心情。后来一种对于日常生活的成千累百毫无意义的事物而起的兴味,一种对于简单平凡的固定事务而起的顾虑,在她心上产生了。后来又在她身上发展而成一种愁肠百转的性情,一种对于人生的模糊的幻灭。她究竟不满足什么?她究竟指望什么?她自己并不知道。绝没有一点世俗浮华的需要来支配她,她绝不渴想娱乐,甚至绝不热心于可以遇见的愉快,并且究竟哪些愉快?所以简直像客厅里的那些因为年代久远失了光彩的古老围椅一样,什么全慢慢地在她眼里褪色了,什么全晦暗了,显出了一种苍白而忧郁的情调。

她和茹梁的关系都完全变更了,仿佛自从新婚回来之后,他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那正像一个演员演完了所扮的角色仍旧恢复寻常的面目一样。他偶然也对她关心,甚或也和她说话,那究竟是不多见的,一切恋爱的痕迹都已经突然消逝了,并且夜间他很少进她的卧房。

他取得财产和家务的指挥权了,检查农庄的佃约,反复刁难那些农人,削减种种费用,并且自身在穿着得像是个乡下领主样的庄户之后,失掉了他在订婚时代的光彩和优雅的丰仪。

他从自己从前的衣柜里翻出了一件古老的猎衣,那是绒做的,安着好些紫铜纽,而且浑身全是斑斑点点,但是他穿上了之后一直不脱下来,他自认为没有讲修饰的必要了,因此停止了修面,以至于他那种剪得不合法的长髯使他的脸儿变成丑得不可思议的了。他的手再也不被他注意了,他在每顿饭之后总要喝四五杯白兰地。

苒妮想法子对他温存地埋怨了几句,他很粗鲁地回答道:“你让我太平点吧,可成?”从此她不敢冒险再劝他了。

她忍受这些变化了,甚至于忍受的方式也使她认为稀奇。在她心里,茹梁已经变成一个不相干的人,这个不相干的人的理智或者情感对于她现在都是隔绝的。她时常想象这一层,每每问起自己:何以两个人在那么相遇相爱而且在一种爱抚的冲动当中结为夫妇之后,忽然彼此互相觉得对方几乎像个陌生人,像个从没有同过床的陌生人。

并且,何以他这种遗弃并不使她感到更多的痛苦?人生可是这样的?他和她可是都有错误?她在将来可是毫无指望?

倘若茹梁这时候仍旧像往常同样整齐、清洁、优雅、富于诱惑力,苒妮是否也许会更加痛苦?

回到了楼上的卧房里。这青年妇人想起何以前后两次同样回到白杨堡这个心爱的地方竟有很不同的感想。为什么她现在觉得自己受了创伤,为什么这所房子,这个亲切的故乡,一切素来使她心弦颤动的事物,到今天竟使她觉得都是很伤心的?

但是她的眼光忽然落到时钟上了。钟摆下头的那只小蜜蜂始终用同样的迅速而不间断的动作,在那一撮镀金的花上面由左摆到右再由右摆到左。这时候,苒妮突然受着了一阵爱情冲动,使自己望着这套像是有生命的小小机械,这套对她歌唱时间而且如同胸脯一般搏动的小小机械流出眼泪来。

在她和父母拥抱的时候她是显然没有这样受到感动。心弦蕴藏着的神秘真有好些不是任何推理力所能钻透的。

自从结婚以来,她今天是首次单独一人睡在自己的床上,茹梁托词身子疲乏已经使用了另外一间卧房,并且已经商量妥当夫妇俩各有各的卧房。

她费了长久的时间才睡着,首先是她不觉得有一个人靠着她,因此有些诧异,其次是她久已失去了独宿的习惯,最后是那种顽强地压着屋顶的无情北风使得她意乱心烦。

早上,她被一阵映在床上的血红日光照醒了。窗子上的玻璃满盖着霜花,都红得如同整个天空发了火一样。

裹着一件厚的浴衣,她跑着去开了窗子。

一阵干燥刺人的冰凉的轻风吹进了卧房里,用一阵使人流泪的尖锐寒气削着她的皮肤。在一阵满是霞光的天色中央有一个庞大的日轮,金红丰满得像是一副酩酊大醉者的脸从树林子后面显出来。地面满盖着白霜,变成了干燥而坚硬的,在农庄中人的脚底下发出响声。仅仅的一夜之间,白杨树上那些还没有脱尽叶子的树枝现在全是光光的了,在那片荒地后面,显出了那幅点缀着好些白点儿的碧绿海波。

悬铃木和菩提树在风力之下都迅速地落光了叶子。每逢冰凉的风经过一次,那些由于陡然下冻落下的枯叶旋流,如同鸟群似的在风中飞舞。苒妮为了着好了衣裳走到门外,为了找点事情做,她去看左右两边的佃农了。

马尔丁那一家子张开胳膊欢迎她,佃农的妻子吻着她的两颊;随后他们又强迫她喝了一小杯果仁酒。后来她又到了另一个农庄。顾雅尔一家子同样也张开胳膊欢迎她,佃农的妻子在她的耳朵每边都“啄”了也似的吻一下,后来她又不得不喝一小杯覆盆子酒。

以后她回家吃午饭了。

午后像昨天的一样流过,潮气固然没有了,但是代之而起的是寒气。那一周里的空余那些日子都和这两天相似,那一个月里的其余那些周又都和这第一周相似。

然而她对于远方的恋恋不舍之情却渐渐淡了。习惯正像某些水泉在器皿上面沉淀一层石灰质的外衣似的,在她的生活上养成了一种听天安命的心情。后来一种对于日常生活的成千累百毫无意义的事物而起的兴味,一种对于简单平凡的固定事务而起的顾虑,在她心上产生了。后来又在她身上发展而成一种愁肠百转的性情,一种对于人生的模糊的幻灭。她究竟不满足什么?她究竟指望什么?她自己并不知道。绝没有一点世俗浮华的需要来支配她,她绝不渴想娱乐,甚至绝不热心于可以遇见的愉快,并且究竟哪些愉快?所以简直像客厅里的那些因为年代久远失了光彩的古老围椅一样,什么全慢慢地在她眼里褪色了,什么全晦暗了,显出了一种苍白而忧郁的情调。

她和茹梁的关系都完全变更了,仿佛自从新婚回来之后,他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那正像一个演员演完了所扮的角色仍旧恢复寻常的面目一样。他偶然也对她关心,甚或也和她说话,那究竟是不多见的,一切恋爱的痕迹都已经突然消逝了,并且夜间他很少进她的卧房。

他取得财产和家务的指挥权了,检查农庄的佃约,反复刁难那些农人,削减种种费用,并且自身在穿着得像是个乡下领主样的庄户之后,失掉了他在订婚时代的光彩和优雅的丰仪。

他从自己从前的衣柜里翻出了一件古老的猎衣,那是绒做的,安着好些紫铜纽,而且浑身全是斑斑点点,但是他穿上了之后一直不脱下来,他自认为没有讲修饰的必要了,因此停止了修面,以至于他那种剪得不合法的长髯使他的脸儿变成丑得不可思议的了。他的手再也不被他注意了,他在每顿饭之后总要喝四五杯白兰地。

苒妮想法子对他温存地埋怨了几句,他很粗鲁地回答道:“你让我太平点吧,可成?”从此她不敢冒险再劝他了。

她忍受这些变化了,甚至于忍受的方式也使她认为稀奇。在她心里,茹梁已经变成一个不相干的人,这个不相干的人的理智或者情感对于她现在都是隔绝的。她时常想象这一层,每每问起自己:何以两个人在那么相遇相爱而且在一种爱抚的冲动当中结为夫妇之后,忽然彼此互相觉得对方几乎像个陌生人,像个从没有同过床的陌生人。

并且,何以他这种遗弃并不使她感到更多的痛苦?人生可是这样的?他和她可是都有错误?她在将来可是毫无指望?

倘若茹梁这时候仍旧像往常同样整齐、清洁、优雅、富于诱惑力,苒妮是否也许会更加痛苦?
回到了楼上的卧房里。这青年妇人想起何以前后两次同样回到白杨堡这个心爱的地方竟有很不同的感想。为什么她现在觉得自己受了创伤,为什么这所房子,这个亲切的故乡,一切素来使她心弦颤动的事物,到今天竟使她觉得都是很伤心的? 但是她的眼光忽然落到时钟上了。钟摆下头的那只小蜜蜂始终用同样的迅速而不间断的动作,在那一撮镀金的花上面由左摆到右再由右摆到左。这时候,苒妮突然受着了一阵爱情冲动,使自己望着这套像是有生命的小小机械,这套对她歌唱时间而且如同胸脯一般搏动的小小机械流出眼泪来。 在她和父母拥抱的时候她是显然没有这样受到感动。心弦蕴藏着的神秘真有好些不是任何推理力所能钻透的。 自从结婚以来,她今天是首次单独一人睡在自己的床上,茹梁托词身子疲乏已经使用了另外一间卧房,并且已经商量妥当夫妇俩各有各的卧房。 她费了长久的时间才睡着,首先是她不觉得有一个人靠着她,因此有些诧异,其次是她久已失去了独宿的习惯,最后是那种顽强地压着屋顶的无情北风使得她意乱心烦。 早上,她被一阵映在床上的血红日光照醒了。窗子上的玻璃满盖着霜花,都红得如同整个天空发了火一样。 裹着一件厚的浴衣,她跑着去开了窗子。 一阵干燥刺人的冰凉的轻风吹进了卧房里,用一阵使人流泪的尖锐寒气削着她的皮肤。在一阵满是霞光的天色中央有一个庞大的日轮,金红丰满得像是一副酩酊大醉者的脸从树林子后面显出来。地面满盖着白霜,变成了干燥而坚硬的,在农庄中人的脚底下发出响声。仅仅的一夜之间,白杨树上那些还没有脱尽叶子的树枝现在全是光光的了,在那片荒地后面,显出了那幅点缀着好些白点儿的碧绿海波。 悬铃木和菩提树在风力之下都迅速地落光了叶子。每逢冰凉的风经过一次,那些由于陡然下冻落下的枯叶旋流,如同鸟群似的在风中飞舞。苒妮为了着好了衣裳走到门外,为了找点事情做,她去看左右两边的佃农了。 马尔丁那一家子张开胳膊欢迎她,佃农的妻子吻着她的两颊;随后他们又强迫她喝了一小杯果仁酒。后来她又到了另一个农庄。顾雅尔一家子同样也张开胳膊欢迎她,佃农的妻子在她的耳朵每边都“啄”了也似的吻一下,后来她又不得不喝一小杯覆盆子酒。 以后她回家吃午饭了。 午后像昨天的一样流过,潮气固然没有了,但是代之而起的是寒气。那一周里的空余那些日子都和这两天相似,那一个月里的其余那些周又都和这第一周相似。 然而她对于远方的恋恋不舍之情却渐渐淡了。习惯正像某些水泉在器皿上面沉淀一层石灰质的外衣似的,在她的生活上养成了一种听天安命的心情。后来一种对于日常生活的成千累百毫无意义的事物而起的兴味,一种对于简单平凡的固定事务而起的顾虑,在她心上产生了。后来又在她身上发展而成一种愁肠百转的性情,一种对于人生的模糊的幻灭。她究竟不满足什么?她究竟指望什么?她自己并不知道。绝没有一点世俗浮华的需要来支配她,她绝不渴想娱乐,甚至绝不热心于可以遇见的愉快,并且究竟哪些愉快?所以简直像客厅里的那些因为年代久远失了光彩的古老围椅一样,什么全慢慢地在她眼里褪色了,什么全晦暗了,显出了一种苍白而忧郁的情调。 她和茹梁的关系都完全变更了,仿佛自从新婚回来之后,他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那正像一个演员演完了所扮的角色仍旧恢复寻常的面目一样。他偶然也对她关心,甚或也和她说话,那究竟是不多见的,一切恋爱的痕迹都已经突然消逝了,并且夜间他很少进她的卧房。 他取得财产和家务的指挥权了,检查农庄的佃约,反复刁难那些农人,削减种种费用,并且自身在穿着得像是个乡下领主样的庄户之后,失掉了他在订婚时代的光彩和优雅的丰仪。 他从自己从前的衣柜里翻出了一件古老的猎衣,那是绒做的,安着好些紫铜纽,而且浑身全是斑斑点点,但是他穿上了之后一直不脱下来,他自认为没有讲修饰的必要了,因此停止了修面,以至于他那种剪得不合法的长髯使他的脸儿变成丑得不可思议的了。他的手再也不被他注意了,他在每顿饭之后总要喝四五杯白兰地。 苒妮想法子对他温存地埋怨了几句,他很粗鲁地回答道:“你让我太平点吧,可成?”从此她不敢冒险再劝他了。 她忍受这些变化了,甚至于忍受的方式也使她认为稀奇。在她心里,茹梁已经变成一个不相干的人,这个不相干的人的理智或者情感对于她现在都是隔绝的。她时常想象这一层,每每问起自己:何以两个人在那么相遇相爱而且在一种爱抚的冲动当中结为夫妇之后,忽然彼此互相觉得对方几乎像个陌生人,像个从没有同过床的陌生人。 并且,何以他这种遗弃并不使她感到更多的痛苦?人生可是这样的?他和她可是都有错误?她在将来可是毫无指望? 倘若茹梁这时候仍旧像往常同样整齐、清洁、优雅、富于诱惑力,苒妮是否也许会更加痛苦?
回到了楼上的卧房里。这青年妇人想起何以前后两次同样回到白杨堡这个心爱的地方竟有很不同的感想。为什么她现在觉得自己受了创伤,为什么这所房子,这个亲切的故乡,一切素来使她心弦颤动的事物,到今天竟使她觉得都是很伤心的?

但是她的眼光忽然落到时钟上了。钟摆下头的那只小蜜蜂始终用同样的迅速而不间断的动作,在那一撮镀金的花上面由左摆到右再由右摆到左。这时候,苒妮突然受着了一阵爱情冲动,使自己望着这套像是有生命的小小机械,这套对她歌唱时间而且如同胸脯一般搏动的小小机械流出眼泪来。

在她和父母拥抱的时候她是显然没有这样受到感动。心弦蕴藏着的神秘真有好些不是任何推理力所能钻透的。

自从结婚以来,她今天是首次单独一人睡在自己的床上,茹梁托词身子疲乏已经使用了另外一间卧房,并且已经商量妥当夫妇俩各有各的卧房。

她费了长久的时间才睡着,首先是她不觉得有一个人靠着她,因此有些诧异,其次是她久已失去了独宿的习惯,最后是那种顽强地压着屋顶的无情北风使得她意乱心烦。

早上,她被一阵映在床上的血红日光照醒了。窗子上的玻璃满盖着霜花,都红得如同整个天空发了火一样。

裹着一件厚的浴衣,她跑着去开了窗子。

一阵干燥刺人的冰凉的轻风吹进了卧房里,用一阵使人流泪的尖锐寒气削着她的皮肤。在一阵满是霞光的天色中央有一个庞大的日轮,金红丰满得像是一副酩酊大醉者的脸从树林子后面显出来。地面满盖着白霜,变成了干燥而坚硬的,在农庄中人的脚底下发出响声。仅仅的一夜之间,白杨树上那些还没有脱尽叶子的树枝现在全是光光的了,在那片荒地后面,显出了那幅点缀着好些白点儿的碧绿海波。

悬铃木和菩提树在风力之下都迅速地落光了叶子。每逢冰凉的风经过一次,那些由于陡然下冻落下的枯叶旋流,如同鸟群似的在风中飞舞。苒妮为了着好了衣裳走到门外,为了找点事情做,她去看左右两边的佃农了。

马尔丁那一家子张开胳膊欢迎她,佃农的妻子吻着她的两颊;随后他们又强迫她喝了一小杯果仁酒。后来她又到了另一个农庄。顾雅尔一家子同样也张开胳膊欢迎她,佃农的妻子在她的耳朵每边都“啄”了也似的吻一下,后来她又不得不喝一小杯覆盆子酒。

以后她回家吃午饭了。

午后像昨天的一样流过,潮气固然没有了,但是代之而起的是寒气。那一周里的空余那些日子都和这两天相似,那一个月里的其余那些周又都和这第一周相似。

然而她对于远方的恋恋不舍之情却渐渐淡了。习惯正像某些水泉在器皿上面沉淀一层石灰质的外衣似的,在她的生活上养成了一种听天安命的心情。后来一种对于日常生活的成千累百毫无意义的事物而起的兴味,一种对于简单平凡的固定事务而起的顾虑,在她心上产生了。后来又在她身上发展而成一种愁肠百转的性情,一种对于人生的模糊的幻灭。她究竟不满足什么?她究竟指望什么?她自己并不知道。绝没有一点世俗浮华的需要来支配她,她绝不渴想娱乐,甚至绝不热心于可以遇见的愉快,并且究竟哪些愉快?所以简直像客厅里的那些因为年代久远失了光彩的古老围椅一样,什么全慢慢地在她眼里褪色了,什么全晦暗了,显出了一种苍白而忧郁的情调。

她和茹梁的关系都完全变更了,仿佛自从新婚回来之后,他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那正像一个演员演完了所扮的角色仍旧恢复寻常的面目一样。他偶然也对她关心,甚或也和她说话,那究竟是不多见的,一切恋爱的痕迹都已经突然消逝了,并且夜间他很少进她的卧房。

他取得财产和家务的指挥权了,检查农庄的佃约,反复刁难那些农人,削减种种费用,并且自身在穿着得像是个乡下领主样的庄户之后,失掉了他在订婚时代的光彩和优雅的丰仪。

他从自己从前的衣柜里翻出了一件古老的猎衣,那是绒做的,安着好些紫铜纽,而且浑身全是斑斑点点,但是他穿上了之后一直不脱下来,他自认为没有讲修饰的必要了,因此停止了修面,以至于他那种剪得不合法的长髯使他的脸儿变成丑得不可思议的了。他的手再也不被他注意了,他在每顿饭之后总要喝四五杯白兰地。

苒妮想法子对他温存地埋怨了几句,他很粗鲁地回答道:“你让我太平点吧,可成?”从此她不敢冒险再劝他了。

她忍受这些变化了,甚至于忍受的方式也使她认为稀奇。在她心里,茹梁已经变成一个不相干的人,这个不相干的人的理智或者情感对于她现在都是隔绝的。她时常想象这一层,每每问起自己:何以两个人在那么相遇相爱而且在一种爱抚的冲动当中结为夫妇之后,忽然彼此互相觉得对方几乎像个陌生人,像个从没有同过床的陌生人。

并且,何以他这种遗弃并不使她感到更多的痛苦?人生可是这样的?他和她可是都有错误?她在将来可是毫无指望?

倘若茹梁这时候仍旧像往常同样整齐、清洁、优雅、富于诱惑力,苒妮是否也许会更加痛苦?

一生(一生所爱)插图1

3、一生是由什么组成的?

   先从开始和结尾来说,就是生和死。从出生开始,到死亡结束,期间是一段延续生命的漫长状态。

生和死之间的这段时间里面,又包括了童年、学、工作、结婚、生子、抚养、退休等重大内容。在这些内容方面,又有着诸多的不同,从而导致了人的[ 不同的境遇,不同的生存方式和理念。
人体其实是由一个个细胞组成的社区。每个细胞照章行事,知道何时该生长分裂,也知道怎样和别的细胞结合, 癌症起始于一个细胞突变,而人体是由大量体细胞组成的。人的
[ 大约要进行次细胞分裂。即使不接触致

一生(一生所爱)插图2

4、莫泊桑《一生》的主要内容

   《[ 》()是莫泊桑对长篇小说的初次尝试,这部小说试图通过一个女子平凡而辛酸的身世来剖析和探索人生。主人公冉娜属于那种心地单纯、温柔善良的女性典型,既无狂暴的激情,也没有过分的欲望,她的全部追,不过是成为一个幸福的妻子,一个幸福的母亲。然而丈夫欺骗她,儿子抛弃她,她被儿子榨干了全部财产,不得不卖掉心爱的白杨山庄,和老使女一起节俭度日。冉娜受到这一连串击,已经心力交瘁,虚弱不堪,这时儿子的女人死了,他把刚出世的婴儿交给了老母亲,冉娜满心喜悦,感到生活又有了生气。故事平铺直叙,丝毫没有剪裁的痕迹,却充分发挥了作者在“白描”技巧上的特长,使小说达到了“以单纯的真实来感动人心”的艺术效果。加之作者善于运用富有乡土味的优美散文,展示他最熟悉的诺曼底傍海村庄的迷人景色和人情风俗,更增添了小说的魅力。

很好看的一篇文章啊~~~~~~~~~~
[ 》是法国世纪著名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莫泊桑的长篇处女作,是其生平仅有的6部长篇小说中影响较大的一部。小说以朴实细腻的笔调,描写一位出身破落贵族的纯洁天真、对生活充满美好憧憬的少女雅娜进入人生旅程后,遭遇丈夫背叛、父母去世、独子离家出走等一系列变故,在失望中逐渐衰老的过程,概括出了人们生活的一种基本状态:人生既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好,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坏。
茅盾推荐的中国读者要读的部世界名著之一。入选日本城冢登等著名学者开列的世界优秀古典名著书目。
参见百科:
回到了楼上的卧房里。这青年妇人想起何以前后两次同样回到白杨堡这个心爱的地方竟有很不同的感想。为什么她现在觉得自己受了创伤,为什么这所房子,这个亲切的故乡,一切素来使她心弦颤动的事物,到今天竟使她觉得都是很伤心的?

但是她的眼光忽然落到时钟上了。钟摆下头的那只小蜜蜂始终用同样的迅速而不间断的动作,在那一撮镀金的花上面由左摆到右再由右摆到左。这时候,苒妮突然受着了一阵爱情冲动,使自己望着这套像是有生命的小小机械,这套对她歌唱时间而且如同胸脯一般搏动的小小机械流出眼泪来。

在她和父母拥抱的时候她是显然没有这样受到感动。心弦蕴藏着的神秘真有好些不是任何推理力所能钻透的。

自从结婚以来,她今天是首次单独一人睡在自己的床上,茹梁托词身子疲乏已经使用了另外一间卧房,并且已经商量妥当夫妇俩各有各的卧房。

她费了长久的时间才睡着,首先是她不觉得有一个人靠着她,因此有些诧异,其次是她久已失去了独宿的习惯,最后是那种顽强地压着屋顶的无情北风使得她意乱心烦。

早上,她被一阵映在床上的血红日光照醒了。窗子上的玻璃满盖着霜花,都红得如同整个天空发了火一样。

裹着一件厚的浴衣,她跑着去开了窗子。

一阵干燥刺人的冰凉的轻风吹进了卧房里,用一阵使人流泪的尖锐寒气削着她的皮肤。在一阵满是霞光的天色中央有一个庞大的日轮,金红丰满得像是一副酩酊大醉者的脸从树林子后面显出来。地面满盖着白霜,变成了干燥而坚硬的,在农庄中人的脚底下发出响声。仅仅的一夜之间,白杨树上那些还没有脱尽叶子的树枝现在全是光光的了,在那片荒地后面,显出了那幅点缀着好些白点儿的碧绿海波。

悬铃木和菩提树在风力之下都迅速地落光了叶子。每逢冰凉的风经过一次,那些由于陡然下冻落下的枯叶旋流,如同鸟群似的在风中飞舞。苒妮为了着好了衣裳走到门外,为了找点事情做,她去看左右两边的佃农了。

马尔丁那一家子张开胳膊欢迎她,佃农的妻子吻着她的两颊;随后他们又强迫她喝了一小杯果仁酒。后来她又到了另一个农庄。顾雅尔一家子同样也张开胳膊欢迎她,佃农的妻子在她的耳朵每边都“啄”了也似的吻一下,后来她又不得不喝一小杯覆盆子酒。

以后她回家吃午饭了。

午后像昨天的一样流过,潮气固然没有了,但是代之而起的是寒气。那一周里的空余那些日子都和这两天相似,那一个月里的其余那些周又都和这第一周相似。

然而她对于远方的恋恋不舍之情却渐渐淡了。习惯正像某些水泉在器皿上面沉淀一层石灰质的外衣似的,在她的生活上养成了一种听天安命的心情。后来一种对于日常生活的成千累百毫无意义的事物而起的兴味,一种对于简单平凡的固定事务而起的顾虑,在她心上产生了。后来又在她身上发展而成一种愁肠百转的性情,一种对于人生的模糊的幻灭。她究竟不满足什么?她究竟指望什么?她自己并不知道。绝没有一点世俗浮华的需要来支配她,她绝不渴想娱乐,甚至绝不热心于可以遇见的愉快,并且究竟哪些愉快?所以简直像客厅里的那些因为年代久远失了光彩的古老围椅一样,什么全慢慢地在她眼里褪色了,什么全晦暗了,显出了一种苍白而忧郁的情调。

她和茹梁的关系都完全变更了,仿佛自从新婚回来之后,他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那正像一个演员演完了所扮的角色仍旧恢复寻常的面目一样。他偶然也对她关心,甚或也和她说话,那究竟是不多见的,一切恋爱的痕迹都已经突然消逝了,并且夜间他很少进她的卧房。

他取得财产和家务的指挥权了,检查农庄的佃约,反复刁难那些农人,削减种种费用,并且自身在穿着得像是个乡下领主样的庄户之后,失掉了他在订婚时代的光彩和优雅的丰仪。

他从自己从前的衣柜里翻出了一件古老的猎衣,那是绒做的,安着好些紫铜纽,而且浑身全是斑斑点点,但是他穿上了之后一直不脱下来,他自认为没有讲修饰的必要了,因此停止了修面,以至于他那种剪得不合法的长髯使他的脸儿变成丑得不可思议的了。他的手再也不被他注意了,他在每顿饭之后总要喝四五杯白兰地。

苒妮想法子对他温存地埋怨了几句,他很粗鲁地回答道:“你让我太平点吧,可成?”从此她不敢冒险再劝他了。

她忍受这些变化了,甚至于忍受的方式也使她认为稀奇。在她心里,茹梁已经变成一个不相干的人,这个不相干的人的理智或者情感对于她现在都是隔绝的。她时常想象这一层,每每问起自己:何以两个人在那么相遇相爱而且在一种爱抚的冲动当中结为夫妇之后,忽然彼此互相觉得对方几乎像个陌生人,像个从没有同过床的陌生人。

并且,何以他这种遗弃并不使她感到更多的痛苦?人生可是这样的?他和她可是都有错误?她在将来可是毫无指望?

倘若茹梁这时候仍旧像往常同样整齐、清洁、优雅、富于诱惑力,苒妮是否也许会更加痛苦?
[ 》()是莫泊桑对长篇小说的初次尝试,这部小说试图通过一个女子平凡而辛酸的身世来剖析和探索人生。主人公冉娜属于那种心地单纯、温柔善良的女性典型,既无狂暴的激情,也没有过分的欲望,她的全部追,不过是成为一个幸福的妻子,一个幸福的母亲。然而丈夫欺骗她,儿子抛弃她,她被儿子榨干了全部财产,不得不卖掉心爱的白杨山庄,和老使女一起节俭度日。冉娜受到这一连串击,已经心力交瘁,虚弱不堪,这时儿子的女人死了,他把刚出世的婴儿交给了老母亲,冉娜满心喜悦,感到生活又有了生气。故事平铺直叙,丝毫没有剪裁的痕迹,却充分发挥了作者在“白描”技巧上的特长,使小说达到了“以单纯的真实来感动人心”的艺术效果。加之作者善于运用富有乡土味的优美散文,展示他最熟悉的诺曼底傍海村庄的迷人景色和人情风俗,更增添了小说的魅力。
[ 》是莫泊桑的第一部长篇,发表于一八八三年。这是一部描绘诺曼底农村的风俗小说。
谁能给个《
[ 》的下载呀 跪

一生(一生所爱)插图3

5、一生和一世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我认为:“[ ”指从生到死有生命的时间,也指“一辈子”;而“一世”包括有生命的时间,还包括这个人死了以后的很长时间。男人说爱女人[ 一世,其实指他对这个男人对这个女人的爱是永恒的。

6、一生读音是什么

   [ 拼音:
[yī shēng]

[释义] 整个生命期间
三宅
[ 读音:sān zhái yì shēng

拼音,是拼读音节的过程,就是按照普通话音节的构成规律,把声母、介母、韵母急速连续拼合并加上声调而成为一个音节。

7、人的一生是什么?

   人生就是,为了重复每一天的日落而息,日出而作,为了重复生活中的生老病死,喜怒哀乐。人生就是,为了活着而四处奔波,你争我夺,为了完善延续生命的自然法则。人生就是,为了生存,娶妻生子,品味潮起潮落。人生就是,无可奈何的创造自己的价值。而别无选择。人生就是,为了活着,自己能有一个舒适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