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生活小知识 分享 中国历代宦官与政治的互动关系研究(宦官与中国古代政治)

中国历代宦官与政治的互动关系研究(宦官与中国古代政治)

中国历代宦官与政治的互动关系研究(宦官与中国古代政治)插图

我是卓言,我们一起终身学习,第176天。

每天一本书,今天我们来读《宦官》(下)

关于

本书是已故的日本史学家三田村泰助,他曾师从日本“京都学派”开创人物内藤湖南先生。在广泛搜集历史实例的基础上,提出“侧近政治”的概念来重新解读中国历史上的宦官。

关于本书

本书不仅介绍了宦官的诞生背景、宦官日常生活等被史书忽视的重要内容,在“宦官与政治”这个传统经典话题方面,也提出很多新的解释,比如,东汉的宦官和外戚合作程度很高;唐代宦官专权和当时的“傀儡制”传统有关;明代宦官专权是因为国家权力的“纵式”结构。

核心内容

本文介绍了宦官被史书隐瞒或歪曲的部分,宦官和古代政治到底是什么关系,宦官的影响力真的那么大吗?

为什么皇帝还会信任宦官呢?

宦官在政治方面留给人的印象,总是那样的圆滑狡诈、自私自利,有人会笼统地概括为一句“宦官专权”。当然历史上也不乏好的宦官,但史书早已给“宦官”的脸谱涂上一层层难以更改的底色。

史书总在批评宦官干政,前朝的教训,后世的皇帝也一定知道。既然这样,为什么皇帝还会信任宦官呢?

从两个角度进行了分析。

从皇帝作为一个人的角度来说,宦官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陪伴。这层关系早在君主年幼时已经开始了。皇子断奶之后的一切教育,包括说话、用餐、走路、举止礼仪都是宦官手把手教的。读书学习也一样,宦官是皇子的陪读,两人一起成长。甚至,宦官还要担任皇帝的性启蒙导师。明武宗正德皇帝荒淫无道,不肯听臣下进谏,却偏偏对身边的太监言听计从。这正是源自每个人的内心对熟人最朴素的信赖。

从皇帝作为君王的角度说,信任宦官这样的“异类”,往往是已而为之。皇帝一朝登上君主之位,便不由得疑神疑鬼,觉得所有人都在觊觎自己的位置,于是不辨骨肉亲情,把自己的直系亲属能杀就杀,不能杀就流放。这种无情和孤独可谓是为人君的必备因素。所以皇帝喜欢自称“孤家寡人”。如此一来,能和君主走到一起的,也就只有“异类”宦官了。

中国古代历史上,受宦官影响最大的朝代有三个,汉代、唐代和明代。关于这三个朝代的“宦官专权”,研究成果已经有许多。但带我们继续向内深挖一层,看到了更大的图景。

提到汉代,尤其是东汉的“宦官专权”,我们之前的答案是,宦官掌权是应对外戚专权的手段。

所谓外戚,是指太后或皇后的男性亲属,也就是皇帝的舅舅、外公、岳父这些人。皇帝年幼的时候,外戚借机掌控朝政。皇帝长大后,自然想摆脱外戚的束缚,这个时候,皇帝就会把权力借给宦官让他们帮忙对付外戚,但权力这东西,一旦控制不好就会后患无穷,宦官专权就是这么来的。

对这个现象,有更深的解释。汉代的外戚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力量?认为,这是受到楚国文化的影响。建立汉朝的刘邦等人几乎全部出身于今天山东西南部和安徽、江苏的北部,这些地区在战国时期属于楚国文化圈。楚文化的一大特征是保留了母系氏族的参与。比如,汉初,王子的称呼随其母,像汉武帝的太子便随其母卫皇后之姓,称卫太子;汉宣帝之父在还是王子之时也随其母姓,称史皇孙。因为这个原因,后妃和外戚权力大,频繁出现外戚专权的现象也就可以理解了。

宦官是一种与外戚敌对的力量吗?

以往我们认为宦官是外戚的有效制衡手段,但认为,外戚专权其实离不开宦官的帮忙。汉代,太后的住处为长乐宫,位于长安城的东边,普通男性是无法进入这里的,太后能接触到的只有宦官。所以,太后要想跟娘家人联手做点什么事情,少不了宦官忙前忙后。而且,太后有什么事情想找些人一起商量,也只能找宦官。就这样,宦官开始插手国政,渐渐掌权。

你看,汉代的宦官和外戚,并不是水火不容的势力,两者是在互相成就。提到,真正让东汉政治动荡的,并不是什么外戚专权、宦官专权,而是整个上层社会因为金钱和权力,而组成若干个利益集团,每个集团里可能都有宦官的身影。这些集团,总是把集团利益置于国家利益至上,反复扯皮、消耗,安生。

我们都读过诸葛亮的《出师表》,文中,诸葛亮苦口婆心地劝告后主刘禅:“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诸葛亮口中的“贤臣”和“小人”到底是指谁呢?

外交学院施展教授在《枢纽》这本书里有过解释。所谓“贤臣”其实是汉代士大夫的自我褒奖,他们读过书,有文化、有修养,组成官僚队伍掌握着国家权力。而所谓的“小人”,主要指两类人,一类是外戚,一类是宦官。他们借助与皇帝的独特关系,分享国家权力。

其实,这一点跟本书三田村泰助的观点是一致的,外戚、宦官正属于“侧近政治”的范畴。所谓的“贤臣”和“小人”,跟品德关系不大,诸葛亮的那句话其实反映了东汉时期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尖锐斗争。

说完汉代宦官专权,我们再看唐代。有人认为,唐代的宦官最凶狠,能左右皇帝的废立,甚至直接杀掉皇帝,选个听话的小皇帝,自己当事实上的“皇帝”。

唐代宦官为什么能控制皇帝?

提到,唐朝历代皇帝都有一个共同特征,这就是“傀儡性”。这样的傀儡体制是唐太宗开创的。唐太宗在玄武门之变后,逼迫唐高祖让位,这其实给唐朝后来的历史开创了一个坏的先河,这就是只要手握权力,连皇帝的人选都可以随意更换。后来,唐太宗选了李治作为自己的接班人,也就是后来的唐高宗。认为,唐高宗是天生的傀儡,对事情没有主见,唐太宗之所以选他,是希望他延续自己的政策。但唐代皇帝的傀儡传统却很不幸地因此正式确立了。

我们知道,后来武则天充分影响了唐高宗的决策,在唐高宗统治后期,成为实际的掌权者。而且,武则天后来把两个儿子唐中宗、唐睿宗先后废掉,自己当了皇帝。这更强化了“只要权力大,就可以随意废立皇帝”这个观念。所以,武则天之后,很多女性都大胆地向最高权力发起冲击,比如唐中宗的妻子韦皇后、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你看,那些我们习惯上以为的宫廷政变,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逻辑,掌握权力可以决定皇帝人选。

这个逻辑到唐玄宗时期,又有了新的变体。唐玄宗在打倒太平公主阵营时,有个叫高力士的宦官十分服从调遣。在此之后,唐玄宗和高力士便形影不离。唐代有一个部门叫内侍省,内侍由宦官担任,官阶四品,听起来好像不怎么高。但要知道,唐代宰相才三品。而且,四品内侍还能够往上爬,例如兼任军队职务。因为宦官的工作就是服侍皇帝,少不了帮皇帝跑腿传达政令,所以宦官就会与近卫兵有联系。高力士因追随唐玄宗政变有功,一路升官,最后做到一品骠骑大将军,位居三品宰相之上。

请注意,问题出现了。 唐玄宗是位千古一帝,从唐代宫廷政变中走出来,开创了“开元盛世”,对他来说,宦官即使掌握兵权也没有危险,但并不是每个皇帝都如唐玄宗那样出色。可以想到,当宦官掌握兵权,而且他待在皇帝身边,古代的通信又不发达,遇上一位愚笨的皇帝,或年幼的皇帝,宦官很容易“挟天子令诸侯”。

这便是所说的唐代帝王的“傀儡性”。唐代出现那么严重的宦官专权,正是因为借了“掌握权力便能废立皇帝”这股东风。

明代的宦官为什么权利那么大?

我们知道,明代皇权高度发达,连官僚队伍都被控制得死死的,为什么还会出现宦官专权,出现像汪直、王振、刘瑾、魏忠贤那样的“四大权阉”,搞得民不聊生呢?

对于这个问题,在书中做了深入分析。明代宦官权力大,不是因为皇帝权力不成熟,无法制衡宦官权力,恰恰是因为皇帝的权力太大了。

明代初年,朱元璋做了一件改变历史的事情,这就是废除延续一千六百多年的宰相制度。从那时起,皇帝决策,不需要通过宰相这一关,而是直接对接各个部门的负责人。各个事务部门遇到事情也是直接请示皇帝。除了废止宰相政治,明太祖把军政、民政、监察三权分立,每个体系都能从地方直达皇帝。认为,明朝是古代专制结构的完全体。

古代专制制度的本质特征是什么呢?的答案是“纵式结构”,也就是断绝一切横向联系,任何事务都能从底层通畅得上达天听。

听起来皇帝确实大权独揽了,但是,由于所有的重大决策都要过皇帝之手,巨大的工作量也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这时皇帝可以依靠谁呢?只有宦官。

这个时候,明代宦官不可避免地扮演起两种角色,第一是皇帝的帮手,帮皇帝处理政务;第二是皇帝的知心人,帮皇帝纾解情绪。

我们知道,宦官还有个别称叫“太监”,其实最初只有高级宦官才能获得太监的称谓。明代的宦官按所负责的内容可分为十二监、四司、八局,合称二十四衙门。部门负责人便是太监。

宦官所在的部门中,最重要的便是负责文字工作的司礼监。受皇帝宠信的宦官可以代替皇帝写批文,皇帝有的时候甚至都不过目确认。这些宦官的权力有多大,可想而知。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正德皇帝整日在外游荡、嘉靖皇帝二十年不上朝、天启皇帝从早到晚宅在房子里捣鼓木工,最高决策依然能持续下达,朝廷依然照常运转。

既然宦官权力这么大,为什么明代没有出现汉代、唐代那样随意废立皇帝的事情呢?

认为,明代的宦官具有秘书性质,只是借着皇帝的权力处理一些零碎的事情,权力并没有真正掌握在自己手里。也就是说,只有得到皇帝宠信的个别人才能得势,反过来,失去宠信,也意味着失势。所以,明代不可能发生废立皇帝、弑君造反之类的事情。

总结一下,我们把“侧近政治”当作一块滤镜,重新认识了宦官这个群体。“侧近政治”有什么特征呢?空间距离的差距即是侧近者权力的差距,也就是说,离皇帝的空间距离越近,权力越大。

从宦官与王朝政治的关系上讲,宦官是皇帝最体贴的仆人、最忠诚的帮手,所以皇帝很愿意把自己的权力分享给宦官,来协助自己对付朝臣和外戚。但权力一旦分享,就会造成很多麻烦。在汉代,宦官加入士族与外戚权力斗争,造成朝局动荡。在唐代,宦官借助“傀儡制”传统,甚至能左右皇帝的废立。在明代,皇帝专制登上巅峰,宦官以秘书身份狐假虎威,因此出现许多被人诟病的“祸国权阉”。

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您的点赞、关注、推荐是最大的鼓励。

参考资源:得到听书·《宦官》裴鹏程解读。欲读原文或电子书请移步得到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