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生活小知识 知识 泰戈尔诗歌(泰戈尔诗歌的特点)

泰戈尔诗歌(泰戈尔诗歌的特点)

1、泰戈尔诗歌精选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泰戈尔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亲爱的,如今,你就在我身边,我们却不能在阳光下相爱。
泰戈尔的诗歌吉 檀 迦 利
泰戈尔著 冰 心译
1

你已经使我永生,这样做是你的欢乐。这脆薄的杯儿,你不断地把它倒空,又不断
地以新生命来充满。
这小小的苇笛,你携带着它逾山越谷,从笛管里吹出永新的音乐。
在你双手的不朽的按抚下,我的小小的心,消融在无边快乐之中,发出不可言说的
词调。
你的无穷的赐予只倾入我小小的手里。时代过去了,你还在倾注,而我的手里还有
余量待充满。

2

当你命令我歌唱的时候,我的心似乎要因着骄傲而炸裂,我仰望着你的脸,眼泪涌
上我的眶里。
我生命中一切的凝涩与矛盾融化成一片甜柔的谐音——
我的赞颂像一只欢乐的鸟,振翼飞越海洋。
我知道你欢喜我的歌唱。我知道只因为我是个歌者,才能走到你的面前。
我用我的歌曲的远伸的翅梢,触到了你的双脚,那是我从来不敢想望触到的。
在歌唱中的陶醉,我忘了自己,你本是我的主人,我却称你为朋友。

3

我不知道你怎样地唱,我的主人!我总在惊奇地静听。
你的音乐的光辉照亮了世界。你的音乐的气息透彻诸天。
你的音乐的圣泉冲过一切阻挡的岩石,向前奔涌。
我的心渴望和你合唱,而挣扎不出一点声音。我想说话,但是言语不成歌曲,我叫
不出来。呵,你使我的心变成了你的音乐的漫天大网中的俘虏,我的主人!

4

我生命的生命,我要保持我的躯体永远纯洁,因为我知道你的生命的摩抚,接触着
我的四肢。
我要永远从我的思想中屏除虚伪,因为我知道你就是那在我心中燃起理智之火的真
理。
我要从我心中驱走一切的丑恶,使我的爱开花,因为我知道你在我的心宫深处安设
了座位。
我要努力在我的行为上表现你,因为我知道是你的威力,给我力量来行动。

5

请容我懈怠一会儿,来坐在你的身旁。我手边的工作等一下子再去完成。
不在你的面前,我的心就不知道什么是安逸和休息,我的工作变成了无边的劳役海
中的无尽的劳役。
今天,炎暑来到我的窗前,轻嘘语:群蜂在花树的宫廷中尽情弹唱。
这正是应该静坐的时光,和你相对,在这静寂和无边的闲暇里唱出生命的献歌。

6

摘下这朵花来,拿了去罢,不要迟延!我怕它会萎谢了,掉在尘土里。
它也许配不上你的花冠,但请你采折它,以你手采折的痛苦来给它光宠。我怕在我
警觉之先,日光已逝,供献的时间过了。
虽然它颜色不深,香气很淡,请仍用这花来礼拜,趁着还有时间,就采折罢。7
我的歌曲把她的妆饰卸掉。她没有了衣饰的骄奢。妆饰会成为我们合一之玷:它们
会横阻在我们之间,它们丁当的声音会掩没了你的细语。
我的诗人的虚荣心,在你的容光中羞死。呵,诗圣,我已经拜倒在你的脚前。只让
我的生命简单正直像一枝苇笛,让你来吹出音乐。

8
那穿起王子的衣袍和挂起珠宝项链的孩子,在游戏中他失去了一切的快乐;他的衣
服绊着他的步履。
为怕衣饰的破裂和污损,他不敢走进世界,甚至于不敢挪动。
母亲,这是毫无好处的,如你的华美的约束,使人和大地健康的尘土隔断,把人进
入日常生活的盛大集会的权利剥夺去了。

9
呵,傻子,想把自己背在肩上!呵,乞人,来到你自己门口乞!
把你的负担卸在那双能担当一切的手中罢,永远不要惋惜地回顾。
你的欲望的气息,会立刻把它接触到的灯火吹灭。它是不圣洁的——不要从它不洁
的手中接受礼物。只领受神圣的爱所付予的东西。

这是你的脚凳,你在最贫最*最失所的人群中歇足。
我想向你鞠躬,我的敬礼不能达到你歇足地方的深处——那最贫最*最失所的人群
中。
你穿着破敝的衣服,在最贫最*最失所的人群中行走,骄傲永远不能走近这个地方。
你和那最没有朋友的最贫最*最失所的人们作伴,我的心永远找不到那个地方。

把礼赞和数珠撇在一边罢!你在门窗紧闭幽暗孤寂的殿角里,向谁礼拜呢?睁开眼
你看,上帝不在你的面前!
他是在锄着枯地的农夫那里,在敲石的造路工人那里。太阳下,阴雨里,他和他们
同在,衣袍上蒙着尘土。脱掉你的圣袍,甚至像他一样地下到泥土里去罢!
超脱吗?从哪里找超脱呢?我们的主已经高高兴兴地把创造的锁链带起:他和我们
大家永远连系在一起。
从静坐里走出来罢,丢开供养的香花!你的衣服污损了又何妨呢?去迎接他,在劳
动里,流汗里,和他站在一起罢。

我旅行的时间很长,旅途也是很长的。
天刚破晓,我就驱车起行,穿遍广漠的世界,在许多星球之上,留下辙痕。
离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远,最简单的音调,需要最艰苦的练习。
旅客要在每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最后才
能走到最深的内殿。
我的眼睛向空阔处四望,最后才合上眼说:“你原来在这里!”
这句问话和呼唤“呵,在哪儿呢?”融化在千股的泪泉里,和你保证的回答“我在
这里!”的洪流,一同泛滥了全世界。

我要唱的歌,直到今天还没有唱出。
每天我总在乐器上调理弦索。
时间还没有到来,歌词也未曾填好:只有愿望的痛苦在我心中。
花蕊还未开放;只有风从旁叹息走过。
我没有看见过他的脸,也没有听见过他的声音:我只听见他轻蹑的足音,从我房前
路上走过。
悠长的一天消磨在为他在地上铺设座位;但是灯火还未点上,我不能请他进来。
我生活在和他相会的希望中,但这相会的日子还没有来到。

我的欲望很多,我的哭泣也很可怜,但你永远用坚决的拒绝来拯救我,这刚强的慈
悲已经紧密地交织在我的生命里。
你使我一天一天地更配领受你自动的简单伟大的赐予——这天空和光明,这躯体和
生命与心灵——把我从极欲的危险中拯救了出来。
有时候我懈怠地捱延,有时候我急忙警觉寻的路向;
但是你却忍心地躲藏起来。
你不断地拒绝我,从软弱动摇的欲望的危险中拯救了我,使我一天一天地更配得你
完全的接纳。

我来为你唱歌。在你的厅堂中,我坐在屋角。
在你的世界中我无事可做;我无用的生命只能放出无目的的歌声。
在你黑暗的殿中,夜半敲起默祷的钟声的时候,命令我罢,我的主人,来站在你面
前歌唱。
当金琴在晨光中调好的时候,宠赐我罢,命令我来到你的面前。

我接到这世界节日的请柬,我的生命受了祝福。我的眼睛看见了美丽的景象,我的
耳朵也听见了醉人的音乐。
在这宴会中,我的任务是奏乐,我也尽力演奏了。
现在,我问,那时间终于来到了吗,我可以进去瞻仰你的容颜,并献上我静默的敬
礼吗?

我只在等候着爱,要最终把我交在他手里。这是我迟误的原因,我对这延误负咎。
他们要用法律和规章,来紧紧地约束我;但是我总是躲着他们,因为我只等候着爱,
要最终把我交在他手里。
人们责备我,说我不理会人;我也知道他们的责备是有道理的。
市集已过,忙人的工作都已完毕。叫我不应的人都已含怒回去。我只等候着爱,要
最终把我交在他手里。

云霾堆积,黑暗渐深。呵,爱,你为什么让我独在门外等候?
在中午工作最忙的时候,我和大家在一起,但在这黑暗寂寞的日子,我只企望着你。
若是你不容我见面,若是你完全把我抛弃,真不知将如何度过这悠长的雨天。
我不住地凝望遥远的阴空,我的心和不宁的风一同彷徨悲叹。

若是你不说话,我就含忍着,以你的沉默来填满我的心。
我要沉静地等候,像黑夜在星光中无眠,忍耐地低首。
清晨一定会来,黑

泰戈尔诗歌(泰戈尔诗歌的特点)插图

2、泰戈尔的诗歌

   飞鸟集郑振铎译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如果错过了太阳时你流了泪,那末你也要错过群星了。 有一次,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 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爱的。 忧思在我的心里平静下去,正如黄昏在寂静的林中。 有些看不见的手指,如懒懒的 似的,正在我的心上,奏着潺湲动的乐声。 “海水呀,你说的是什么?” “是永恒的凝问。” “天空呀,我回答的话是什么?” “是永恒的沉默。” 静静地听,我的心呀,听那“世界”的低语,这是他对你的爱的表示呀。 创造的神秘,有如夜间的黑暗,——是伟大的。而知识的幻影,不过如晨间之雾。 不要因为峭壁是高的,而让你的爱情坐在峭壁上。 我今晨坐在窗前,“世界”如一个过路的人似的,停留了一会,向我点点头又走过去了。 这些* ,是绿叶的簌簌之声呀;他们在我的心里,愉悦的语着。 你看不见你的真相,你所看见的,只是你的影子。 主呀,我的那些愿望真是愚傻呀,它们杂在你的歌声中喧叫着呢。 让我只是静听着吧。 我存在,乃是所谓生命的一个永久的奇迹。 人是一个初生的孩子,他的力量,就是生长的力量。 啊,美呀,在爱中找你自己吧,不要到你镜子的谄谀中去找呀。 绿树长到了我的窗前,仿佛是喑哑的大地发出的渴望的声音。 干的河床,并不感谢他的过去。 答案补充

我不能说出这心为什么那样默默地颓丧着。 那小小的需要,他是永不要,永不知道,永不记着的。 不要因为你自己没有胃口,而去责备你的食物。 你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答案补充

他把他的刀剑当做他的上帝。 当他的刀剑胜利时他自己却失败了。 群星不怕显得像萤火虫那样。 你的偶像委散在尘土中,这可证明上帝的尘土比你的偶像还伟大。 玻璃灯因为瓦灯叫他做表兄而责备瓦灯,但当明月出来时,玻璃灯却温和地笑着,叫明月为——“我亲爱的,亲爱的姊姊。”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 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 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而是 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 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 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 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 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 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泰戈尔诗歌(泰戈尔诗歌的特点)插图1

3、泰戈尔有哪些诗歌

   新月集,飞鸟集,吉檀迦利等
主要作品有诗作《吉檀迦利》,小说《两亩地》《沉船》等。年作品《吉檀迦利—饥饿石头》获诺贝尔文学奖。

《飞鸟集》

这是他最著名的

泰戈尔诗歌(泰戈尔诗歌的特点)插图2

4、泰戈尔有哪些诗集

   泰戈尔传》节选:
许多批评家说,诗人是“人类的儿童”。因为他们都是天真的,善良。在现代的许多
诗人中,泰戈尔(Rabindranath Tagore) 更是一个“孩子的天使”。他的诗正如这个天真
烂漫的天使的脸;看着他,就“能知道一切事物的意义”,就感得和平,感得安慰,并且
知道真相爱。著“泰戈尔哲学”:泰戈尔著作之流行,之能引起全世
界人们的兴趣,一半在于他思想中高超的理想主义,一半在于他作品中的文学的庄严与美丽。
泰戈尔是印度孟加拉(Bengal)地方的人。印度是一个“诗的国”。诗就是印度人是常
生活的一部分,在这个“诗之国”里,产生了这个伟大的诗人泰戈尔自然是没有什么奇怪的。
泰戈尔的文学活动,开始的极早。他在十四岁的时候,即开始写剧本了,他的著作,
最初都是用孟加拉文写的;凡是说孟加拉文的地方,没有人不日日歌诵他的诗歌。后来他
他自己和他的朋友陆续译了许多种成英文,诗集有《园丁集》、《新月集》、《采果集》、
《飞鸟集》、《吉檀迦利》、《爱者之礼物》、与《岐道》;剧本有:《牺牲及其他》、
《邮局》、《暗室之王》、《春之循环》;论文集有:《生之实现》、《人格》、杂著有:
《我的回忆》、《饿石及其他》、《家庭与世界》等。
在孟加拉文里,据印度人说:他的诗较英文写的尤为美丽。
“他是我们圣人中的第一人:不拒绝生命,而能说出生命之本身的,这就是我们所以爱
他的原因了。”
诗集:诗集《暮歌》、《晨歌》、《心中的向往》、《两亩地》、《金帆船》、《缤纷集》、《故事诗集》、《素芭》、《摩诃摩耶》、《最后活着,还是死了》、《园丁集》、 《飞鸟集》、《草叶集》、《金色花》和许多中、短篇小说。他对英国殖民统治下的下层人民的悲惨生活和妇女的痛苦处境表示同情,谴责封建主义和种姓制度,描写帝国主义者和僚的专横,同时也反映资产阶级民主思想与正统的印度教的抵触。诗歌格调清新,具有民族风格,但带有神秘色彩和感伤情调。还擅长作曲和绘画。所作歌曲《人民的意志》,年被定为印度国歌。
多篇,戏剧余幅画。他给印度和世界留下了一笔异常丰富的文化遗产。
年,“由于他那至为敏锐、清新与优美的诗篇;这些诗不但具有高超的技巧,并且由他自己用英文表达出来,便使他那充满诗意的思想成为西方文学的一部分”,泰戈尔被瑞典文学院授予该处度诺贝尔文学奖这一最高荣誉,成为第一个获得这项殊荣的亚洲作家。漫长的日,罗宾德拉纳特诞生在那里。泰戈尔世家和拉比的童年泰戈尔家庭原姓塔克尔(孟加拉人的尊称,意为“圣”),泰戈尔是它的英文变称。罗宾德拉纳特的祖父德瓦卡纳特“王子”。同时他也是一位思想家和文化名流,当时许多进步人士的改革运动都得到他有力的支持。这位“王子”的继承人德本德拉纳特不同于父亲的热衷社交,他性格内省慎思,潜心于哲学和宗教著作的研究。他兼具三种不同的气质:对宗教的笃信,对艺术的敏感,对实际工作的精明善断。对名气更大的儿子,他的影响无疑是深远的。 他的温文尔雅、尊贵大方, 博得了“玛哈希”(意为“大圣人”)的美称。德本德拉纳特有个庞大的家庭。他拥有个子女。女儿婚后,女婿也长住于他家的。此外,还有一些亲戚和众多仆从。子女匀是在充分的自由和严格的家教、对宗教的虔敬与对美妙生活的享受紧密结合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这个家庭继承了父亲所热爱的印度文化传统,又深受西方文化影响,常举行哲学和宗教讨论会、诗歌朗诵会,经常演戏, 还有不时安排的音乐会。 著名诗人、演员、音乐家和学者常常成为座上客。“玛哈希”让子女们自由发展各自的特长,充分发表各自的见解而不加限制,态度极开明。罗宾德拉特就降生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在他的性格形成时期,从这个环境中饱吸了智慧和美的养份,“印度文艺复兴的急流潮涌从他的四周澎湃而过”。由于是父母最小的儿子,被大家昵称为“拉比”的罗宾德拉纳特成为每个家庭成员钟爱的对象。但他并不受互溺爱,恰恰相反,这个家庭的生活方式十分简朴。鞋子和袜子要在儿女们长到岁时才按宗教法规批准穿用。拉比在中尔答进过4所学校, 但他都不喜欢。他厌恶那种无视个性的教育制度,厌恶远离自然的、牢笼般的教室,对教师的敌意态度和野蛮体罚更不能容忍。他喜欢的是校外的花园、池塘、春天和白云。后来他还进过东方学院、师范学院和在孟加拉学院读书,但都没有完成学业。他后来致力于教育革新,与此不无关系。相形之下,他的家庭给他的熏陶是极明显的。拉比丰富的历史、文学和科学知识都源自于父兄。泰戈尔家族对印度民族解放运动和复兴孟加冬天文艺具有很大贡献。长史德威金德拉纳特才华出众,是诗人和哲学家,曾向印度介绍西方哲学。另一位史长萨迪延德拉纳特是进入英属印度行政机构的第一个印度人,懂多种语言,翻译出版了许多梵文和孟加拉文古典著作。姐姐斯瓦纳库玛丽是第一位用孟加拉文写小说的女作家。五哥乔蒂林德拉纳特成为一位音乐家、戏剧家、诗人和新闻记者。他长拉比岁,对拉比的才干十分赏识并予以鼓励,还通过创办文学杂志《婆罗蒂月刊》直接引导拉比走上文坛。另外,乔蒂林德拉纳特的妻子卡丹巴丽?黛薇,是一位丰姿绰约、优雅宽厚的女性。她在拉比身上倾注了深深的爱,给他布置出一个精美优雅的环境。她几乎成了拉比理想中的人物,两人之间有一种罗曼蒂克的眷恋。拉比就在这样的家庭氛围里度过一生中最愉快安适的日子。
印度著名诗人、作家、艺术家和社会活动家,生于加尔各答市的一个富有哲学和文学艺术修养家庭,岁即能创作长诗和颂歌体诗集。曾赴英国学习文学和音乐,十余次周游列国,与罗曼?罗兰、爱因斯坦等大批世界名人多有交往,毕生致力于东西文明的交流和协调。泰戈尔以诗人著称,创作了《吉檀迦利》等多首歌曲。天才的泰戈尔还是一位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年,泰戈尔以诗歌集《吉檀迦利》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泰戈尔是印度近代和现代最伟大的作家,诗人,小说家,戏剧家,美术家,《吉檀迦利》获诺贝尔文学奖。我常常想,泰戈尔就像那天际的明星。“在那里,心是无畏的,头也抬的高昂;在那里,智识是自由的;……在那里,话是从真理的深处说出;……在那里,心灵是受你的指引,走向那不断放宽的思想与行为”(吉檀迦利)这就是泰戈尔,像那启明星带引我们走向黎明。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时代画卷 文苑瑰宝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泰戈尔] ,要拒绝已经太晚 [泰戈尔的女仆] [泰戈尔的女仆] [泰戈尔的女仆] [泰戈尔的女仆]
参考资料:

《故事诗集》()、《吉檀迦利》()、《新月集》 ()、《飞鸟集》()、《边缘集》()、《生辰集》();重要小说有短篇《还债》()、 《弃绝》()、《素芭》()、《人是活着,还是死了?》()、《摩诃摩耶》()、《太阳与乌云》 (),中篇《四个人》(),长篇《沉船》()、《戈拉》()、《家庭与世界》()、《两姐妹》();重要剧作有《顽固堡垒》()、《摩克多塔拉》()、《人红夹竹桃》();重要散文有 《死亡的贸易》()、《中国的谈话》()、《俄罗斯书简》()
#3

泰戈尔诗歌(泰戈尔诗歌的特点)插图3

5、关于泰戈尔的诗歌?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肺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 却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 而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飞鸟集郑振铎译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如果错过了太阳时你流了泪,那末你也要错过群星了。 有一次,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 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爱的。 忧思在我的心里平静下去,正如黄昏在寂静的林中。 有些看不见的手指,如懒懒的 似的,正在我的心上,奏着潺湲动的乐声。 “海水呀,你说的是什么?” “是永恒的凝问。” “天空呀,我回答的话是什么?” “是永恒的沉默。”
泰戈尔的诗歌吉 檀 迦 利

泰戈尔著 冰 心译

1

你已经使我永生,这样做是你的欢乐。这脆薄的杯儿,你不断地把它倒空,又不断

地以新生命来充满。

这小小的苇笛,你携带着它逾山越谷,从笛管里吹出永新的音乐。

在你双手的不朽的按抚下,我的小小的心,消融在无边快乐之中,发出不可言说的

词调。

你的无穷的赐予只倾入我小小的手里。时代过去了,你还在倾注,而我的手里还有

余量待充满。

2

当你命令我歌唱的时候,我的心似乎要因着骄傲而炸裂,我仰望着你的脸,眼泪涌

上我的眶里。

我生命中一切的凝涩与矛盾融化成一片甜柔的谐音——

我的赞颂像一只欢乐的鸟,振翼飞越海洋。

我知道你欢喜我的歌唱。我知道只因为我是个歌者,才能走到你的面前。

我用我的歌曲的远伸的翅梢,触到了你的双脚,那是我从来不敢想望触到的。

在歌唱中的陶醉,我忘了自己,你本是我的主人,我却称你为朋友。

3

我不知道你怎样地唱,我的主人!我总在惊奇地静听。

你的音乐的光辉照亮了世界。你的音乐的气息透彻诸天。

你的音乐的圣泉冲过一切阻挡的岩石,向前奔涌。

我的心渴望和你合唱,而挣扎不出一点声音。我想说话,但是言语不成歌曲,我叫

不出来。呵,你使我的心变成了你的音乐的漫天大网中的俘虏,我的主人!

4

我生命的生命,我要保持我的躯体永远纯洁,因为我知道你的生命的摩抚,接触着

我的四肢。

我要永远从我的思想中屏除虚伪,因为我知道你就是那在我心中燃起理智之火的真

理。

我要从我心中驱走一切的丑恶,使我的爱开花,因为我知道你在我的心宫深处安设

了座位。

我要努力在我的行为上表现你,因为我知道是你的威力,给我力量来行动。

5

请容我懈怠一会儿,来坐在你的身旁。我手边的工作等一下子再去完成。

不在你的面前,我的心就不知道什么是安逸和休息,我的工作变成了无边的劳役海

中的无尽的劳役。

今天,炎暑来到我的窗前,轻嘘语:群蜂在花树的宫廷中尽情弹唱。

这正是应该静坐的时光,和你相对,在这静寂和无边的闲暇里唱出生命的献歌。

6

摘下这朵花来,拿了去罢,不要迟延!我怕它会萎谢了,掉在尘土里。

它也许配不上你的花冠,但请你采折它,以你手采折的痛苦来给它光宠。我怕在我

警觉之先,日光已逝,供献的时间过了。

虽然它颜色不深,香气很淡,请仍用这花来礼拜,趁着还有时间,就采折罢。7

我的歌曲把她的妆饰卸掉。她没有了衣饰的骄奢。妆饰会成为我们合一之玷:它们

会横阻在我们之间,它们丁当的声音会掩没了你的细语。

我的诗人的虚荣心,在你的容光中羞死。呵,诗圣,我已经拜倒在你的脚前。只让

我的生命简单正直像一枝苇笛,让你来吹出音乐。

8

那穿起王子的衣袍和挂起珠宝项链的孩子,在游戏中他失去了一切的快乐;他的衣

服绊着他的步履。

为怕衣饰的破裂和污损,他不敢走进世界,甚至于不敢挪动。

母亲,这是毫无好处的,如你的华美的约束,使人和大地健康的尘土隔断,把人进

入日常生活的盛大集会的权利剥夺去了。

9

呵,傻子,想把自己背在肩上!呵,乞人,来到你自己门口乞!

把你的负担卸在那双能担当一切的手中罢,永远不要惋惜地回顾。

你的欲望的气息,会立刻把它接触到的灯火吹灭。它是不圣洁的——不要从它不洁

的手中接受礼物。只领受神圣的爱所付予的东西。

这是你的脚凳,你在最贫最*最失所的人群中歇足。

我想向你鞠躬,我的敬礼不能达到你歇足地方的深处——那最贫最*最失所的人群

中。

你穿着破敝的衣服,在最贫最*最失所的人群中行走,骄傲永远不能走近这个地方。

你和那最没有朋友的最贫最*最失所的人们作伴,我的心永远找不到那个地方。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爱到痴迷 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 而是想你痛彻心脾 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 而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 却还得故意装作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 却还得故意装作毫不在意 而是用一颗冷漠的心 在你和爱你的人之间 掘了一道无法跨越的沟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 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星星之间交汇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 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瞬间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是鱼与飞鸟的距离 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经典爱情诗——泰戈尔「我不能保留你的波浪。」堤岸对河说:「我只能保留你的足印在我心底。」黑夜啊,我感到你的美,正如那被爱的女人吹熄了她的灯一样。啊!美人,你要从爱之中去培养你的内在美,不要在镜前去陶醉你的外在美。让死者有永垂不巧的名,让生者有永远不灭的爱。爱是充实的生命,正如盛满了的酒杯。叶儿在恋爱时变成花,花儿在崇拜时变成果。「果实啊!你离我多远?」「花啊!我就藏在你的心里呢!」爱情在与无限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即使爱只给你带来了哀愁,也信任它。不要把你的心关起来。当我死时,世界呀!请在你的沉默中替我留著:「我已经爱过了」这句话吧

6、泰戈尔诗歌精选

   泰戈尔的诗歌吉 檀 迦 利
泰戈尔著 冰 心译
1

你已经使我永生,这样做是你的欢乐。这脆薄的杯儿,你不断地把它倒空,又不断
地以新生命来充满。
这小小的苇笛,你携带着它逾山越谷,从笛管里吹出永新的音乐。
在你双手的不朽的按抚下,我的小小的心,消融在无边快乐之中,发出不可言说的
词调。
你的无穷的赐予只倾入我小小的手里。时代过去了,你还在倾注,而我的手里还有
余量待充满。

2

当你命令我歌唱的时候,我的心似乎要因着骄傲而炸裂,我仰望着你的脸,眼泪涌
上我的眶里。
我生命中一切的凝涩与矛盾融化成一片甜柔的谐音——
我的赞颂像一只欢乐的鸟,振翼飞越海洋。
我知道你欢喜我的歌唱。我知道只因为我是个歌者,才能走到你的面前。
我用我的歌曲的远伸的翅梢,触到了你的双脚,那是我从来不敢想望触到的。
在歌唱中的陶醉,我忘了自己,你本是我的主人,我却称你为朋友。

3

我不知道你怎样地唱,我的主人!我总在惊奇地静听。
你的音乐的光辉照亮了世界。你的音乐的气息透彻诸天。
你的音乐的圣泉冲过一切阻挡的岩石,向前奔涌。
我的心渴望和你合唱,而挣扎不出一点声音。我想说话,但是言语不成歌曲,我叫
不出来。呵,你使我的心变成了你的音乐的漫天大网中的俘虏,我的主人!

4

我生命的生命,我要保持我的躯体永远纯洁,因为我知道你的生命的摩抚,接触着
我的四肢。
我要永远从我的思想中屏除虚伪,因为我知道你就是那在我心中燃起理智之火的真
理。
我要从我心中驱走一切的丑恶,使我的爱开花,因为我知道你在我的心宫深处安设
了座位。
我要努力在我的行为上表现你,因为我知道是你的威力,给我力量来行动。

5

请容我懈怠一会儿,来坐在你的身旁。我手边的工作等一下子再去完成。
不在你的面前,我的心就不知道什么是安逸和休息,我的工作变成了无边的劳役海
中的无尽的劳役。
今天,炎暑来到我的窗前,轻嘘语:群蜂在花树的宫廷中尽情弹唱。
这正是应该静坐的时光,和你相对,在这静寂和无边的闲暇里唱出生命的献歌。

6

摘下这朵花来,拿了去罢,不要迟延!我怕它会萎谢了,掉在尘土里。
它也许配不上你的花冠,但请你采折它,以你手采折的痛苦来给它光宠。我怕在我
警觉之先,日光已逝,供献的时间过了。
虽然它颜色不深,香气很淡,请仍用这花来礼拜,趁着还有时间,就采折罢。7
我的歌曲把她的妆饰卸掉。她没有了衣饰的骄奢。妆饰会成为我们合一之玷:它们
会横阻在我们之间,它们丁当的声音会掩没了你的细语。
我的诗人的虚荣心,在你的容光中羞死。呵,诗圣,我已经拜倒在你的脚前。只让
我的生命简单正直像一枝苇笛,让你来吹出音乐。

8
那穿起王子的衣袍和挂起珠宝项链的孩子,在游戏中他失去了一切的快乐;他的衣
服绊着他的步履。
为怕衣饰的破裂和污损,他不敢走进世界,甚至于不敢挪动。
母亲,这是毫无好处的,如你的华美的约束,使人和大地健康的尘土隔断,把人进
入日常生活的盛大集会的权利剥夺去了。

9
呵,傻子,想把自己背在肩上!呵,乞人,来到你自己门口乞!
把你的负担卸在那双能担当一切的手中罢,永远不要惋惜地回顾。
你的欲望的气息,会立刻把它接触到的灯火吹灭。它是不圣洁的——不要从它不洁
的手中接受礼物。只领受神圣的爱所付予的东西。

这是你的脚凳,你在最贫最*最失所的人群中歇足。
我想向你鞠躬,我的敬礼不能达到你歇足地方的深处——那最贫最*最失所的人群
中。
你穿着破敝的衣服,在最贫最*最失所的人群中行走,骄傲永远不能走近这个地方。
你和那最没有朋友的最贫最*最失所的人们作伴,我的心永远找不到那个地方。

把礼赞和数珠撇在一边罢!你在门窗紧闭幽暗孤寂的殿角里,向谁礼拜呢?睁开眼
你看,上帝不在你的面前!
他是在锄着枯地的农夫那里,在敲石的造路工人那里。太阳下,阴雨里,他和他们
同在,衣袍上蒙着尘土。脱掉你的圣袍,甚至像他一样地下到泥土里去罢!
超脱吗?从哪里找超脱呢?我们的主已经高高兴兴地把创造的锁链带起:他和我们
大家永远连系在一起。
从静坐里走出来罢,丢开供养的香花!你的衣服污损了又何妨呢?去迎接他,在劳
动里,流汗里,和他站在一起罢。

我旅行的时间很长,旅途也是很长的。
天刚破晓,我就驱车起行,穿遍广漠的世界,在许多星球之上,留下辙痕。
离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远,最简单的音调,需要最艰苦的练习。
旅客要在每个生人门口敲叩,才能敲到自己的家门,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最后才
能走到最深的内殿。
我的眼睛向空阔处四望,最后才合上眼说:“你原来在这里!”
这句问话和呼唤“呵,在哪儿呢?”融化在千股的泪泉里,和你保证的回答“我在
这里!”的洪流,一同泛滥了全世界。

我要唱的歌,直到今天还没有唱出。
每天我总在乐器上调理弦索。
时间还没有到来,歌词也未曾填好:只有愿望的痛苦在我心中。
花蕊还未开放;只有风从旁叹息走过。
我没有看见过他的脸,也没有听见过他的声音:我只听见他轻蹑的足音,从我房前
路上走过。
悠长的一天消磨在为他在地上铺设座位;但是灯火还未点上,我不能请他进来。
我生活在和他相会的希望中,但这相会的日子还没有来到。

我的欲望很多,我的哭泣也很可怜,但你永远用坚决的拒绝来拯救我,这刚强的慈
悲已经紧密地交织在我的生命里。
你使我一天一天地更配领受你自动的简单伟大的赐予——这天空和光明,这躯体和
生命与心灵——把我从极欲的危险中拯救了出来。
有时候我懈怠地捱延,有时候我急忙警觉寻的路向;
但是你却忍心地躲藏起来。
你不断地拒绝我,从软弱动摇的欲望的危险中拯救了我,使我一天一天地更配得你
完全的接纳。

我来为你唱歌。在你的厅堂中,我坐在屋角。
在你的世界中我无事可做;我无用的生命只能放出无目的的歌声。
在你黑暗的殿中,夜半敲起默祷的钟声的时候,命令我罢,我的主人,来站在你面
前歌唱。
当金琴在晨光中调好的时候,宠赐我罢,命令我来到你的面前。

我接到这世界节日的请柬,我的生命受了祝福。我的眼睛看见了美丽的景象,我的
耳朵也听见了醉人的音乐。
在这宴会中,我的任务是奏乐,我也尽力演奏了。
现在,我问,那时间终于来到了吗,我可以进去瞻仰你的容颜,并献上我静默的敬
礼吗?

我只在等候着爱,要最终把我交在他手里。这是我迟误的原因,我对这延误负咎。
他们要用法律和规章,来紧紧地约束我;但是我总是躲着他们,因为我只等候着爱,
要最终把我交在他手里。
人们责备我,说我不理会人;我也知道他们的责备是有道理的。
市集已过,忙人的工作都已完毕。叫我不应的人都已含怒回去。我只等候着爱,要
最终把我交在他手里。

云霾堆积,黑暗渐深。呵,爱,你为什么让我独在门外等候?
在中午工作最忙的时候,我和大家在一起,但在这黑暗寂寞的日子,我只企望着你。
若是你不容我见面,若是你完全把我抛弃,真不知将如何度过这悠长的雨天。
我不住地凝望遥远的阴空,我的心和不宁的风一同彷徨悲叹。

若是你不说话,我就含忍着,以你的沉默来填满我的心。
我要沉静地等候,像黑夜在星光中无眠,忍耐地低首。
清晨一定会来,黑暗也要消隐,你的声音将划破天空从金泉中下注。
那时你的话语,要在我的每一鸟巢中生翼发声,你的音乐,要在我林丛繁花中盛开
怒放。

莲花开放的那天,唉,我不自觉地在心魂飘荡。我的花篮空着,花儿我也没有去理
睬。
不时地有一段的幽愁来袭击我,我从梦中惊起,觉得南风里有一阵奇香的芳踪。
这迷茫的温馨,使我想望得心痛,我觉得这仿佛是夏天渴望的气息,寻圆满。
我那时不晓得它离我是那么近,而且是我的,这完美的温馨,还是在我自己心灵的
深处开放。

我必须撑出我的船去。时光都在岸边捱延消磨了——不堪的我呵!
春天把花开过就告别了。如今落红遍地,我却等待而又留连。
潮声渐喧,河岸的荫滩上黄叶飘落。
你凝望着的是何等的空虚!你不觉得有一阵惊喜和对岸遥远的歌声从天空中一同飘
来吗?

在七月淫雨的浓阴中,你用秘密的脚步行走,夜一般的轻悄,躲过一切的守望的人。
今天,清晨闭上眼,不理连连呼喊的狂啸的东风,一张厚厚的纱幕遮住永远清醒的
碧空。
林野住了歌声,家家闭户。在这冷寂的街上,你是孤独的行人。呵,我唯一的朋友,
我最爱的人,我的家门是开着的——不要梦一般地走过罢。

在这暴风雨的夜晚你还在外面作爱的旅行吗,我的朋友?
天空像失望者在哀。
我今夜无眠。我不断地开门向黑暗中了望,我的朋友!
我什么都看不见。我不知道你要走哪一条路!
是从墨黑的河岸上,是从远远的愁惨的树林边,是穿过昏暗迂回的曲径,你摸索着
来到我这里吗,我的朋友?

假如一天已经过去了,鸟儿也不歌唱,假如风也吹倦了,那就用黑暗的厚幕把我盖
上罢,如同你在黄昏时节用睡眠的衾被裹上大地,又轻柔地将睡莲的花瓣合上。
旅客的行程未达,粮袋已空,衣裳破裂污损,而又筋疲力尽,你解除了他的羞涩与
困窘,使他的生命像花朵一样在仁慈的夜幕下苏醒。

在这困倦的夜里,让我帖服地把自己交给睡眠,把信赖托付给你。
让我不去勉强我的萎靡的精神,来准备一个对你敷衍的礼拜。
是你拉上夜幕盖上白日的倦眼,使这眼神在醒觉的清新喜悦中,更新了起来。

他来坐在我的身边,而我没有醒起。多么可恨的睡眠,唉,不幸的我呵!
他在静夜中来到;手里拿着琴,我的梦魂和他的音乐起了共鸣。
唉,为什么每夜就这样地虚度了?呵,他的气息接触了我的睡眠,为什么我总看不
见他的面?

灯火,灯火在哪里呢?用熊熊的渴望之火把它点上罢!
灯在这里,却没有一丝火焰,——这是你的命运吗,我的心呵!
你还不如死了好!
悲哀在你门上敲着,她传话说你的主醒着呢,他叫你在夜的黑暗中奔赴爱的约会。
云雾遮满天空,雨也不停地下。我不知道我心里有什么在动荡,——我不懂得它的
意义。
一霎的电光,在我的视线上抛下一道更深的黑暗,我的心摸索着寻找那夜的音乐对
我呼唤的径路。
灯火,灯火在哪里呢?用熊熊的渴望之火把它点上罢!雷声在响,狂风怒吼着穿过
天空。夜像黑岩一般的黑。不要让时间在黑暗中度过罢。用你的生命把爱的灯点上罢。

罗网是坚韧的,但是要撕破它的时候我又心痛。
我只要自由,为希望自由我却觉得羞愧。
我确知那无价之宝是在你那里,而且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却舍不得清除我满屋
的俗物。
我身上披的是尘灰与死亡之衣;我恨它,却又热爱地把它抱紧。
我的债务很多,我的失败很大,我的耻辱秘密而又深重;但当我来福的时候,我
又战栗,唯恐我的祈得了允诺。

被我用我的名字囚禁起来的那个人,在监牢中哭泣。我每天不停地筑着围墙;当这
道围墙高起接天的时候,我的真我便被高墙的黑影遮断不见了。
我以这道高墙自豪,我用沙土把它抹严,唯恐在这名字上还留着一丝罅隙,我煞费
了苦心,我也看不见了真我。

我独自去赴幽会。是谁在暗寂中跟着我呢?
我走开躲他,但是我逃不掉。
他昂首阔步,使地上尘土飞扬;我说出的每一个字里,都掺杂着他的喊叫。
他就是我的小我,我的主,他恬不知耻;但和他一同到你门前,我却感到羞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