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熊生活小知识 代码 以诗论诗的作品(论诗六绝句是以禅论诗歌吗)

以诗论诗的作品(论诗六绝句是以禅论诗歌吗)

1、论诗六绝句是以禅论诗歌吗?

论诗绝句,是我国文学批评中所独有的一种形式,也是中国传统史学理论重要的组成部分。就论诗绝句做系统完整的研究,阐明其中所蕴含的诗学理论,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它可以促进我们对古代诗家及其诗作的了解,将这些诗学理论和同一时代表现在诗话等其他诗学作品中的诗学主张相互印证,可以更深刻全面的了解当时的诗学观,从而对该时代的文学思潮得到更为完整透彻的把握。唐代是论诗绝句繁荣发展的时期,杜甫作为其中重要的诗人,其作品对论诗绝句的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而《戏为六绝句》就是杜甫论诗绝句的代表作。杜甫作此诗时的诗坛风气,结合杜甫“以天下为己任”的个性,不难看出杜甫创作《戏为六绝句》,就是要以理性的精神来看待文学作品,他反对抽象的、的、死板的诗学观念,提倡以理性的精神引入“历史观”的视角,作具体的、辩证的分析。这是杜甫文学思想灵魂所在,也是杜甫的论诗绝句为后世开创典范的原因。

论诗诗者,以论诗诗之谓也。凡以诗歌评骘诗人诗作,或对诗理有所剖析,或诗人自道作诗心得体会者,均可称为论诗诗。论诗诗最初的内容为诗,后来突破单纯论诗的范围,扩展到论词、论曲、论文、论诗话等;随着词、曲的诞生,又出现论诗词,论词词、论曲曲等,广义上而言这些均可称为论诗诗。狭义上的论诗诗,则指以诗论诗的作品,不包括论诗词、论词词、论曲曲之类。论诗绝句作为论诗诗的一支,指的是以规范的绝句体式创作的谈诗论艺之作。本文的研究对象论诗绝句的划分应属于狭义论诗诗的一种。

陈伯海在《唐诗学史稿》中也对论诗诗作了广义与侠义两种划分,但他的划分标准有所不同。“如果将以诗论诗分为广义和狭义两种,则广义的以诗论诗就是在诗中论到有关诗的问题,而这样的诗不一定专为论诗而作。诗是唐人生活的伴侣,不可须臾离开。所以广义的以诗论诗比比皆是,难以穷尽。狭义的以诗论诗则从杜甫《戏为六绝句》开始,为后世论诗诗之先声。”

在论诗绝句的发展进程当中,唐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时期。在《万首论诗绝句》中收录了唐代57家共148首诗作。唐代的论诗诗除了数量上有很大的增加以外,另一个突出的成就就是出现了杜甫《戏为六绝句》和司空图《二十四诗品》这样的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作品。虽然论诗诗作为一种文体在唐朝以前就已经产生,但是它在诗坛乃在文学批评史上取得地位则有赖于杜甫。在杜甫以后,才有较多诗人从事论诗诗的创作。也正是因为杜甫等人的作品,论诗诗作为一种较为成熟的诗学理论才进入到人们的视野中并且受到了重视。如果说唐朝以前为论诗诗的诞生时期,那么唐代就是论诗诗的繁荣发展期。

杜甫的论诗绝句一共有十二首,其中一部分是《戏为六绝句》,另一部分是《解闷十二首》中的。杜甫在诗歌理论上的贡献最的应当是写于元二年的《戏为六绝句》。郭绍虞在他的《戏为六绝句解集·序》中写到:“时杜甫已五十岁,则为其晚年之作,故能精当如是。”

杜甫的《戏为六绝句》对后世的影响主要体现在组诗形式这一特点上。后世虽有不少以单篇论诗的作品,但是整体而言还是组诗所占的比重比较大。《戏为六绝句》以组诗的形式出现,为组诗论诗的开端,之后才有元好问《论诗绝句三十首》。到清代时有渔阳《戏仿元遗山论诗绝句》,陈融《读岭南人诗绝句》等大量组诗作品。

郭绍虞在《杜甫戏为六绝句集注》序言中说:“杜甫《戏为六绝句》,开论诗绝句之先端,亦后世诗话所宗。论其体则剏,语其义则精。盖其一生诗学所诣,与论诗主恉悉萃于是,非可以偶尔游戏视之也”。为了说明杜甫的《戏为六绝句》对论诗诗发展的重要影响和作用,下面将具体解析杜甫的《戏为六绝句·其一》与《戏为六绝句·其五》两首诗。

《戏为六绝句·其一》

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

今人嗤点流传赋,不觉前贤畏后生。

诗中提到的庾信是齐梁诗人的代表。齐梁诗人在创作时注重形式,作品精心雕琢,刻意藻饰。庾信初期的作品也是这样。但是在入周以后,在北方“词气贞刚”诗风以及家仇国恨的影响下,庾信的诗风也随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表现出了一种清健的风格。老年的庾信创作风格就更加成熟了,有了高超雄健的笔力,创作时也是文思如潮,挥洒自如。从本诗可以看出,杜甫对庾信十分推崇。在杜甫的《咏怀古迹五首》中杜甫也评价到:“庾信生平最萧瑟,暮年诗赋动关东”。从这些诗句中不难看出,在杜甫眼中,庾信是非常优秀的诗人。

在本诗中,句就表达出了杜甫对庾信的推崇,称赞庾信的文章老更成。“更”字表现出杜甫认为,庾信早期的作品就很优秀,而老来之作更进一步。这种表达方式在杜甫的其它作品中也曾出现过,如《狂夫》中的“自笑狂夫老更狂”。这个“更”字也从侧面表现出杜甫对庾信有很高的评价。

第二句“凌云健笔意纵横”在句的基础上进一步说明老年的庾信创作风格更加成熟,笔力高超雄健。在第三、四句中所说的“今人”“后生”均指的是杜甫嘲笑、斥责的一些人。这些人随意点评,嘲笑那些已经流传很多年,经历了时间考验的作品。然而庾信在诗史上的地位,绝非是这些人可以“嗤点”和“哂笑的”。庾信接受了融等人倡导的声律论,并且按照声律论作诗,在诗歌走向律化的诗史上,庾信占了很重要的地位。所以“前贤”们并不会因为这些嘲笑和点评而畏惧后生。仇兆鳌在《杜诗详注》中评价到:“后人取其流传之赋,嗤笑而指点之,岂知前贤自由品格,未见其当畏后生也”。正是表达此意。

《戏为六绝句·其五》

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

窃攀屈宋宜方驾,恐与齐梁作后尘。

杜甫在《戏为六绝句》的后三首中,重点谈论了学诗之法,本诗就是其中之一。在杜甫的论诗的宗旨中,强调的其中之一就是诗风清新。“清新”正如明代杨慎在《升庵诗话》中说到的:“清者,流丽而不浊滞;新者,创见而不陈腐”。在这首诗中的“今人”“古人”与《戏为六绝句·其一》中的“今人”和“古人”指的是同一类人。在对杜甫诗的解析中,这首有许多不同的意见。笔者认为郭绍虞在《杜甫戏为六绝句解集》中解释的极为精妙:“所谓清词丽句云者,不必指今人,亦不必指古人,只是杜甫论诗宗旨而已。其意盖言今人以爱古人之故,嗤点庾信之赋,讥哂四子之文,矫正一时之风。其原意不可薄。但建安以来清词丽句,自由不废江河者,并非侈言宗古,便可鄙视齐、梁也。”杜甫针对当时文坛流行的厚古薄今现象,提出不论对汉、魏、齐、梁文人,初唐四杰或者同时代的其它诗人,都应该给予合理的评价和应有的尊崇。杜甫的文艺观既不随流俗、求真求实,又富于的见识。在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到杜甫诗学观中的辨证因素。他认为不管是古人高超雄厚的作品,还是庾信、四杰的“清词丽句”,都可以是优秀的作品。但是“今人”只古人作品的形式,而忽视了作品的实质。这样和“齐梁后尘”那些形式主义的作品又有什么区别呢?

从对上面两首诗的解析可以看出,在《戏为六绝句》中,无论是杜甫对庾信、四杰的推崇,还是他对“今人”和“后生”的批评,都是希望大家可以客观地对待所有诗作,吸收利用上自风骚,汉魏,下庾信、四杰的一切优秀作品。

同时,《戏为六绝句》作为我国诗论中出现最早,影响的以诗论诗作品。它开创了新的文学批评形式,是中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史上的先河之作,受它的影响,后人开始创作大量的论诗绝句,成为古代文学理论、批评史上的一条重要的脉络。郭绍虞在《杜甫集解》中认为这组论诗绝句集中阐释了杜甫对庾信、四杰的推崇,对今人和后生的批评,希望时人可以客观的对待文化遗产,“转益多师”,实现文学内容与辞采的并重。这是杜甫有感于当时“好古遗近,务华去实”的诗坛风气有感而发的,体现了杜甫对诗坛的及其先进的诗学观念,杜甫的诗之所以能有如此突出的成就,也与其全面、先进的诗歌观念是密不可分的。

参考文献

郭绍虞1978《戏为六绝句解集》,人民文学出版社。

仇兆鳌1979《杜诗详注》,中华书局。

陈伯海2003《历代唐诗论评选》,河北大学出版社。

以诗论诗的作品(论诗六绝句是以禅论诗歌吗)插图

2、李白与杜甫的论诗诗代表作分别是什么??

我就是中学语文教师,该答案权威。请相信!

诗圣是杜甫。字子美,自称少陵野老。风格多样,而以沉郁为主。其诗大胆揭露当时社会矛盾,对统治者的罪恶作了较深的批判,对穷苦人民寄以深切同情。善于选择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题材,反映出当时政治的腐败,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人民的愿望。被人们尊称为“诗圣”。

诗鬼是李贺,字长吉。晚唐诗人。一生体弱多病,27岁逝世。据统计,他的作品中出现“死”字20多个,“老”字50多个。尤其是写神仙鬼魅的作品,常常让人感到幽灵出没,阴森可怖。因此,后人称李贺为“诗鬼”。

诗佛——维。维早年即信奉佛教,随着政治上遭受挫折,思想趋于消极,晚年更是奉佛长斋,衣不文采,居蓝田别墅,与道友裴迪往来,“弹琴赋诗,傲啸终日”,正如他自己写的:“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消。”“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因而后期的不少诗作对现实几乎无任何积极反映,佛老消极思想浓厚,有的甚充满了佛空无寂灭的唯心哲理,后世也就人把他称为“诗佛”。

诗魔——白居易。白居易,字乐天,号香山居士。是中唐时期一位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的诗流传下来的有三千首之多,由于他酷爱吟诗,“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以于口舌生疮,手肘成胝”,加之他又有“惟有诗魔降不得,每逢风月一闲吟”的诗句,后人就以“诗魔”称白居易。

以诗论诗的作品(论诗六绝句是以禅论诗歌吗)插图1

3、杜甫以诗论诗的诗

在唐代,有一些人盲目崇信古人,对同时期的诗人及作品指手画脚,讥讽嘲笑。针对这种情况,公元761年,唐代诗人杜甫创作了《戏为六绝句》,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赞颂前人的文学风骨,肯定今人在诗歌创作中的创新和突破。

唐·杜甫《戏为六绝句》(其五)

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

窃攀屈宋宜方驾,恐与齐梁作后尘。

我们学诗的时候既要尊重古人,也不能轻薄现代的作者,只要诗人写出清新秀丽的词句,我们就要学习和借鉴。如果一定要追寻屈原、宋玉这样古代大诗人的文风,就应当具有和他们并驾齐驱的精神才智,否则就只学得表面的皮毛,步入齐梁时期轻浮文风的后尘了。

薄:轻视,小看,瞧不起。

今人:以庾信、初唐四杰等唐初诗人为代表。

清词丽句:文笔清丽自然,不事雕琢。

为邻:主动与之接近,不轻视,不排斥。

窃攀:内心里追随向往。

屈宋:屈原和宋玉,古代诗人的代表。

方驾:两车并行,这里指并驾齐驱。

齐梁:南北朝时期南朝的两个朝代,文风浮艳,重形式轻内容,称齐梁文风。

后尘:原指行进时后面扬起的尘土,比喻在他人之后,走的是同样的道路,即步人后尘。当然,这种的行为结果就是追随前人,但难以超越前人。

以诗论诗的作品(论诗六绝句是以禅论诗歌吗)插图2

4、关于诗的,帮帮忙!

我就是中学语文教师,该答案权威。请相信!

诗圣是杜甫。字子美,自称少陵野老。风格多样,而以沉郁为主。其诗大胆揭露当时社会矛盾,对统治者的罪恶作了较深的批判,对穷苦人民寄以深切同情。善于选择具有普遍意义的社会题材,反映出当时政治的腐败,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人民的愿望。被人们尊称为“诗圣”。

诗鬼是李贺,字长吉。晚唐诗人。一生体弱多病,27岁逝世。据统计,他的作品中出现“死”字20多个,“老”字50多个。尤其是写神仙鬼魅的作品,常常让人感到幽灵出没,阴森可怖。因此,后人称李贺为“诗鬼”。

诗佛——维。维早年即信奉佛教,随着政治上遭受挫折,思想趋于消极,晚年更是奉佛长斋,衣不文采,居蓝田别墅,与道友裴迪往来,“弹琴赋诗,傲啸终日”,正如他自己写的:“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消。”“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因而后期的不少诗作对现实几乎无任何积极反映,佛老消极思想浓厚,有的甚充满了佛空无寂灭的唯心哲理,后世也就人把他称为“诗佛”。

诗魔——白居易。白居易,字乐天,号香山居士。是中唐时期一位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的诗流传下来的有三千首之多,由于他酷爱吟诗,“昼课赋,夜课书,间又课诗,不遑寝息”,“以于口舌生疮,手肘成胝”,加之他又有“惟有诗魔降不得,每逢风月一闲吟”的诗句,后人就以“诗魔”称白居易。

以诗论诗的作品(论诗六绝句是以禅论诗歌吗)插图3

返回顶部